长谷川清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长谷川清简介和长谷川清的故事,长谷川清(1883年5月7日-1970年7月2日),日本海军大将,淞沪会战爆发时的日本舰队司令,日本第18任台湾总督,福井县人。作为侵华日军的急先锋,其率领的海军以及海航部队参加过淞沪会战、江阴海战、南京保卫战等一系列战役,并且开启了臭名昭著的"无差别轰炸"战例。
长谷川清

长谷川清

长谷川清,1900年受甲午战争胜利的影响,从福井中学退学进入海兵学校,当时

还有两个同班同学和他一起退学考的海兵,就是后来的津田静枝海军中将和东林岩次郎海军少将。这两个家伙在长谷川清在中国方面活跃之前已经从第一线引退,不过,津田作为海军军官在中国呆的很长,历任了第2遣外舰队和驻满海军部等留驻部队的司令官。

东林是炮术学校教头和横须贺海军士兵团长,是陆战指导的第一人,他们两个给长谷川帮了不少忙。 1903年12月14日长谷川于海军兵学校卒业,成绩173人中第6位,任海军少尉候补生服役于2等巡洋舰"松岛"号, 由于战争临近,就没有参加通常的远洋练习,1904年1月4日直接调任战列舰"八岛"号,日俄战争时,八岛号在旅顺口外触雷沉没,他5月23日调任战列舰"三笠"乗组,参加黄海海战,8月公受轻伤,9月10日任海军少尉。

第二年5月参加了对马海战,日本人东城钲太郎画作『三笠舰桥図』中、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背后那个拿测距仪的少尉就是他了。战后任海军中尉,9月11日,倒霉的三笠号战舰爆炸坐沉港内,死了339名舰员,他也受了重伤。11月出院参加远航训练,接着在在驱逐舰上玩了两年,成了个鱼雷专家,最后考上了海军大学12期,以第2位毕业,这下就沿着精英分子的路走下去了,历任"三日月"号驱逐舰舰长、第二舰队参谋、海军人事局局员、虽然他家乡的前辈大将加藤宽治是舰队派的,他确是跟条约派冈田启介这一路混出来的,后来一直做到海军省副官兼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秘书官。

1917年12月~1920年6月任美国大使馆参赞武官的补佐官,当时美国黄祸论盛行,有人担心美国人会窃听情报,主张平常使用日语会话,但他还是下令武官府必须用英语会话,后任武官山本五十六持同样立场,尽力缓和对美关系。回国后任第一水雷战队参谋、海军省人事局局员及第一课课长,再回任美国大使馆武官参赞。

复因曾任巡洋舰"日进"号、战列舰"长门"号舰长的经验,1927年12月升少将,任横须贺镇守府参谋长。之后任第二潜水战队长令官、海军舰政本部第五部长、吴海军工厂长。1932年7月~1933年12月参加日内瓦裁军会议,之后任第三舰队司令官(遣支舰队)。他上任的时候,拜会了中国海军司令陈绍宽,相约绝不开炮相向。

侵略上海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东京海军军令部电令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立即率第三舰队主力从台湾海峡驶回原"警戒防地"上海、青岛、厦门等港口"警戒"备战。长谷川清随旗舰出云号返抵上海港。

7月16日,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在上报东京海军当局的《对华作战用兵意见书》中提出:"欲置中国于死命,以控制上海和南京最为重要。"

7月28日上午,汉口的日本侨民突然奉命实行紧急撤退。此事的直接起因,是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在7月27日晚获得黄浚(即黄秋岳,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秘书,为日本方面秘密收买充当间谍)所提供的情报:中国将立即封锁江阴长江航道,歼击日本海军驻泊长江各口岸的军舰。

7月29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永野修身发布"第一号作战命令",第一舰队主力驶往上海,同日,日本政府下令撤退长江沿岸汉口等各个城市的侨民。

8月8日,长谷川清根据东京的指示,为应付事态扩大作好一切准备,向部队下达了正式的作战部署。8月9日,日本在长江一带的侨民29230人全部撤退至上海。同时,上海日侨全部撤入上海租界地域,集中虹口、杨树浦地区。

8月13日至19 日,集中上海的日侨除留下1万多人外,悉数撤回日本。从日本的战场作战的部署而言,陆军当时正倾注全力进行平津作战,力图尽快解决华北问题,海军在上海暂时采取蓄而不发的态度,以待整个事态的发展。

9日晚,虹桥机场案发,当晚21时30分,长谷川清即下令在日本佐世保待命的第八战队、第一水雷队、第一航空队、佐世保镇守府第一特别陆战队、吴港镇守府第二特别陆战队,作好出动准备。8月10日13时许,电令上述部队之大部迅速向上海开进。

8月11日,上述部队到达上海,当晚23时其陆战队2000人登陆完毕。同日,蒋介石下令京沪警备军进军上海,发动对驻沪日军的围攻战。

8月12日下午,淞沪停战六国共同委员会应日本代表冈本季正的要求,召集紧急全体会议。会上冈本公然污蔑中国保安队和军队在《淞沪停战协定》之限制区域内推进作战准备,不仅妨碍租界安全,且违反停战协定,他要求各国采取有效方法,对中国加以制裁。中方代表俞鸿钧据理逐条予以反驳。

8月13日,张治中奉命指挥精锐的中央警卫军(第87师、第88师、独立第20旅等部)向日军开战,围攻日军,淞沪会战打响。他率陆战队支持了10天,还召唤日本海军航空队进行越洋轰炸,终于等来了松井石根率领的2个师团的援军。

后来在攻略南京时,发生了美国炮艇帕纳伊号和英国军舰被击沉的事件,他虽然立即赔礼道歉,但这还是作为日后他甲级战犯嫌疑的重大依据,1938年(昭和13年)4月25日长谷川清解职调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

1937年9月,长谷川清指挥日本第三舰队、第四舰队以及日本第一舰队、第二舰队临时派遣协助日本支那方面舰队作战的三个航母战斗群,击沉中国海军第一、第二舰队。

7月19日,日军空袭江阴县,在江阴东南乡学社掷弹一枚,揭开了江阴保卫战的序幕。

上海开战之后,日军也高度重视江阴要塞的战略地位。日方认为,集结在江阴要塞的中国海军舰队不仅阻碍南京方面的空中作战,其远程大炮的火力还威胁到沿长江下游行动的日军舰艇,因此无论是因为空中作战还是封锁中国东南海岸的需要,均须将中国舰队歼灭。

但忌惮于江阴要塞的强大火力和敷设水雷能力(实际并未实施),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中将否决了直接进攻江阴的建议,转而出动第2联合航空队(辖陆基第2航空战队之第12、第13航空队)和海基的第2航空战队"加贺"号航母执行此次任务。具体的作战安排是先以舰载机进行压制,并以一部分舰载攻击机牵制炮台,再以主力全力进攻"平海"舰与"宁海"舰。

遗憾的是,直至此时,中国海军还在根据一场水面舰队决战的模式安排迎战准备,对于日军以航空兵为主的交战手段缺乏心理准备。陈绍宽部长曾明确指示说: "敌人要用舰队从扬子江上驶,必需破坏我封锁线。要坏我封锁线,又不能不先歼灭我守卫封锁线的海军。以长江的地势和海军的性能看来,要达到'它'的战略目的,应该运用'它'们的海军的。……"

1937年8月11日,海军部派"甘露"测量舰、"皦日"、"青天"测量艇及"绥宁"、"威宁"炮艇破坏西周、浒浦口、铁黄沙、西港道、狼山、大姚港、通州沙、青天礁、刘海沙到长福沙、海北港沙、龙潭港、福姜沙等各处的灯标、灯桩、灯塔、灯船及测量标杆。各舰在两日内完成了航标的破除作业,使敌舰失去了导航标志。 在此同时,海军第1舰队与第2舰队主力由湖口与下关向江阴的集结已经完成,49艘军舰进入了长江待命,"拱卫京畿"。

8月12日,两个舰队主力在江阴江面集合完毕,这次甲午战争之后海军的第一次对外大型动员,全体海军全体官兵皆怀高亢斗志,誓与日寇决一死战!但当舰队在江阴江面集中完毕之后,满怀热血等待着"中国深望每人能尽其至责"旗令的官兵们,愕然发现他们将目击中国海军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体自沉。

首批自沉的军舰为舰龄最大的"通济"练习舰、"大同"、"自强"巡洋舰、"德胜"、"威胜"水机母舰、"武胜"测量艇(已停用)、"辰"字与"宿"字鱼雷艇(均已停用),这批军舰大多为清代遗留的旧舰。此外,海军还向招商局与各民轮船公司征集"嘉禾"、"新铭"、"同华"、"遇顺"、"泰顺"、"广利"、"醒狮"、"华新"、"回安"、"通利"、"宁静"、"鲲兴"、"新平安"、"茂利二号"、"源长"、"母佑"、"华富"、"大篢"、"通和"、"瑞康"20艘轮船同时自沉以构成江阴锁线。当第1舰队抵达江阴时,等待自沉的28艘军民舰船已经停泊在君山江面。

12日上午8时,江阴江面各舰由"平海"舰率领进行升旗典礼。8时整,"平海"舰举行升旗仪式,各舰官兵在舰舷"站坡",向军旗行礼致敬。陈绍宽的上将司令旗在军乐声中冉冉上升到主桅顶端。一个国家的海军竟要用如此悲壮的方式保护自己的领水,真是滑稽而又沉重!随后,自沉舰队由旗舰"通济"率领,驶向福姜沙就位。

在各舰抵达位置之后,坐镇"平海"的陈绍宽发出沉船命令,各舰同时打开水底门,缓缓下沉。 自沉作业一直进行的傍晚才初告结束,陈绍宽站在"平海"舰桥上,黯然无语。 是日汽笛哀鸣,军旗低垂,令人欲哭无泪。

因为水流甚急,第一批各舰下沉时多半被水流冲离理想原位,导致封锁线并不完整。当海军部发现封锁线并不完整而空隙甚多之后,又征用了"公平"、"万宰"、"泳吉"等三艘民轮沉入封锁线,在镇江、芜湖、九江、汉口、沙市等地缴获的"吉安"、"贞安"、"福安"、"汉安"、"泰安"、"永清"、"德安"、"沙市"8艘日籍趸船也先后被拖到封锁线凿沉。海军部又请行政院训令江苏、浙江、安徽、湖北各省政府紧急征用民用小船、盐船185艘,满载石子沉入封锁线的空隙中。这些民船一共使用了30.94万立方英尺石子,合65020担。 如果加上9月25日自沉的"海容"、"海圻"、"海筹"、"海琛"舰四艘巡洋舰,在江阴的沉船封江作业之中一共自沉老旧军舰与商轮43艘,合计吨位63800余吨。

9月19日,规模更大的战斗开始。

这一天,日本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下令所属第2联合航空队(9月10日刚刚从大连转场到新落成的上海公大机场)对南京市区进行"无差别级"轰炸。

上午8时15分,警报声大作,江阴要塞瞭望台报告:大批敌机正自下游向江阴飞来!海军各舰炮手均各就各位。几分钟后,只见一个由33架敌机组成的庞大机群在3000米高度向西南飞去。

这天正是著名的"9·19空战"日,敌机被我空军第四大队击落4架,击伤1架。中国空军后来的传奇人物刘粹刚自此一战成名。 9时20分左右,警报声又起,海军见1小时前西飞的敌机群正杂乱无章错落地返航,料定必是被我空军击败,便以排炮"欢送"。敌机惊魂未定,无心恋战,未发一枪,未掷一弹,均高速向东逃窜。下午2时30分,又传来警报声,见敌机28架,又在南京被中国空军击溃。这次,该机群未敢沿江飞行,绕开中国高射炮火有效射程返航。

据日本海军作战档案记载,8月底,第三舰队就已经根据多次侦察所得的情报,制定出了进攻江阴要塞的作战方案:决定在9月20日前,主要是以袭扰为手段,给支那海军造成精神压力,使其长期处于紧张中;自9月20日起,要使用优势的空军力量("加贺"号和第2联合航空队)围歼江阴水面的中国海军,务必一鼓荡平。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彻底摧毁"平海"、"宁海"这两艘中国海军最大的轻巡洋舰,从历史上抹掉中国海军!

1937年9月下旬,日本海军增派舰只70多艘、飞机300多架和战斗人员10万人,力图打通江阴防线。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9月22日和23日,日海军轮番轰炸中国海军及岸上阵地,旗舰平海号遭到80架以上飞机的轰炸,平海号的姊妹舰宁海号也遭到至少70架次飞机的轰炸。

9月22日这天,从早上8时至下午5时,中国集结在江阴水面的诸舰和岸边炮台的官兵作战达9小时,"宁海"军舰消耗高射炮弹400余发,机枪弹8000多发;"平海"军舰消耗高射炮弹265发,机枪弹4000余发。敌机的空袭未造成太大损失,仅"平海"舰阵亡5人,伤23人。 当晚,陈季良司令召开各舰舰长会议,下令"平海"绝不能因为避开日机重点轰炸而降下桅顶的司令旗,各舰也不得为了机动,向上游驶去。

日军在9月23日以72架飞机围攻中国"宁海"、"平海"两舰并将其击伤、击沉后,两日后又开始向中国海军的其他舰只实施攻击。

25日清晨,加贺号航母上的日军海基第2航空战队又以94舰爆、96舰攻机各8架在96舰战4架的掩护下集中攻击"平海"舰。

"平海"军舰高炮弹药用尽,军舰的下沉已经无法控制,于是叶可钰副长下令军舰驶往江北十二圩的浅滩搁浅,并且开始拆卸火炮与重要零件运往南京,参加首都保卫战。

这艘中国自制的海军主力舰在搁浅之后舰身继续向左倾斜到45度,缓缓滑入长江。 战斗中,官兵共阵亡军需官叶宗亮、中士张朗惠、下士谢道章、列兵王允吉、黄顺忆等11人,负伤20余人。后来有人回忆到,"平海"号所有的牺牲官兵的遗体,均在各炮位下面,负伤者亦全是在战斗中挂彩。全舰所有官兵,在23日的大战中,均未离其战斗岗位一步。

"平海"号在江阴要塞之战后亦被日军打捞队浮起,修复后改名"八十岛",编入日军第一输送战队并担任旗舰。1944年11月25日在吕宋岛被美国海军飞机击沉。

"宁"、"平"两舰被炸后,舰队旗舰改由吨位稍小的"逸仙"舰担任,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移至该舰指挥。

9月25日夜,这四艘名舰进行了最后一次航行。在封锁线后方集结完成之后,四艘军舰战舰在凄凉的汽笛声中打开海底门,静静地沉入长江。 这夜,中国海军失去了自己的舰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