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寿夫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谷寿夫简介和谷寿夫的故事,谷寿夫(1882-1947),日本陆军中将,侵华日军乙级战犯,南京大屠杀主犯之一。日本冈山县人,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曾参加日俄战争。1937年七七事变后派往中国,在华北他就纵容部队烧杀劫掠。淞沪会战期间率军绕道杭州湾登陆。1937年12月12日率所部由中华门侵入南京,并伙同第16师团、18师团、114师团等制造了南京大屠杀。
谷寿夫

谷寿夫

1947年2月6日南京军事法庭公审,3月10日法庭宣判处死刑,谷寿夫不服上诉,4月25日蒋介石批示维持原判。4月26日被枪毙于南京雨花台。聚集的群众连绵数里,斥责怒骂声不绝。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谷寿夫担任日本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率部参加进攻华北的战斗,在华北也纵容属下屠杀过平民百姓。10月后调入华中战线,在柳川平助中将的第十军编成内参加金山卫登陆,接着不顾后勤的缺乏,长途奔袭南京。屡战屡胜,被日本人认为是个优秀的高级指挥官。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前松井石根突然生病,由朝香宫鸠彦王接替出任攻城总指挥;谷寿夫认为自己是"建功立业"机会来了,祭起了"打下南京放假一星期"这个曾国藩当年起家的法宝,12月13日,第六师团攻破德械第88师防守的中华门,率先攻入南京市。

当时,逃难的中国南京市民和放下武器投降的国民党军军人拥挤在主要街道上,谷寿夫指使和纵容属下官兵对无辜百姓狂掷手榴弹,用机枪扫射,自己也亲自用军刀杀人,其中他本人强奸中国妇女达十余人。第六师团的随军摄影记者河野公辉曾在该师团司令部看到一份上级传达的命令∶"不容许共产主义的暴虐,为粉碎共匪的猖獗 活动,农民、工人自不待言,直至妇女儿童皆应杀戮之。"

后来,谷寿夫还邀请日本参加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一战的日本老兵来参观,结果那些日本老头个个破口大骂谷寿夫"坏了皇军威名"。直到同年12月22日,第六师团奉命回到安徽南部进行"清剿作战",该师团在南京的暴行才得以停止。据统计,被谷寿夫及其师团官兵杀害的中国平民和战俘至少达5万人,他的第六师团在南京大屠杀中残杀中国人民的数量,仅次于中岛今朝吾的第十六师团。

谷寿夫等人南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震惊了世界,日本大本营本身都感觉到不耻和不安,为避免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谷寿夫于同年12月27日被调任本土防卫军担任任中部军司令官的闲职,(其上级松井石根、柳川平助都于次年2月14日被编入了预备役,倒是侵入南京的华中派遣军的参谋长冢田攻和副参谋长武藤章等人还留在现役。),1939年9月12日和另外几名大屠杀主犯一起被编入预备役,此后也没有担任过什么官职;在日本即将战败前几天才被启用为第59军司令官兼军管区司令官,且未及上任日本政府就已宣布无条件投降。要是按照资历来说,"军政兼优"的谷寿夫很可能于1940年8月1日被升任大将担任某方面军的司令官了。

日本投降后谷寿夫于1946年2月作为战犯被盟军总司令部逮捕移交中国,定为乙级战犯。经南京军事法庭1年多的审判,于1947年4月26日被枪决。政府对谷寿夫下的断语是:"谷寿夫为侵华最重要战犯,尤为南京大屠杀之要犯。

谷寿夫的儿子谷隼夫为陆士49期、陆大第58期的毕业生,和野田毅为陆士的同期同学。后驻武汉的第34军队少佐参谋,1944年11月19日战死于湖北,追晋中佐。

受审过程

日本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谷寿夫列为乙级战犯。1946年8月南京大屠杀的主犯谷寿夫从东京巢鸭监狱被引渡南京。1947年2月6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公审。负责这次审判的法庭,是受盟军总部远东军事法庭委托的江苏高等法院刑庭第一庭。审判庭设在南京城内明故宫的一座大庭里,布置庄严肃穆,周围戒备森严。从1947年2月6日下午开庭审判,先后持续了一个多月,到3月10日结束。

1946年1月20日《申报》第2 版《审判远东战犯》报导了此事:

东京组国际军事法庭审讯远东战罪犯,法官至多为九名由麦帅选任,影佐祯昆、谷寿夫均作阶下囚

1947年2月6日下午审判开始,宪兵将战犯谷寿夫押入法庭。主审谷寿夫的审判长是石美瑜律师。公诉人代表中国政府起诉。起诉书中说:南京大屠杀的主犯谷寿夫,担任日军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于1937年12月13日,率部攻入南京,立即展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持续40多天。起诉书中详诉了谷寿夫的屠杀罪行:查屠杀最惨厉之日期,为1937年12月13日至22日。在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处,我被俘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19万余人。

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有15万余具。屠杀总数当在34万人以上。起诉书中还举例指出:12月15日下午一时,我军警2000余名被日军俘虏后。押赴中华门外,用机枪扫射,饮弹齐殒。其中负伤未死者,悉遭活埋。同月18日夜间,又将我被囚于幕府山之军民67418人用铁丝捆扎,驱至下关草鞋峡,用机枪射杀,凡倒卧血泊中尚能挣扎者,均遭乱刀戳死,并将全部尸骸用煤油浇灌焚化。日军在中华门外,轮奸少女后.又迫使过路僧侣续与行奸,僧拒不从,竟被处宫刑而死。我南京妇女无不人人自危,纷纷避难于外侨所组织的国际委员会所划定的安全区。但日军不顾国际正义,竟亦逞其兽欲,每乘黑夜,越墙而入。不择老幼,摸索强奸。

起诉书宣读

1947年2月16日下午,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的第二次审判。当审判长宣布开庭之后,问被告对公诉书中所列举的犯罪事实有何申诉。谷寿夫故作镇静,为他的犯罪事实厚颜无耻地进行狡辩:"当日军攻克上海,南京处于战争状态之时,你们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早作撤退准备,在双方交战炮火纷飞的情况下,有些非战斗人员不幸为流弹所中,这也是战争中不可避免的现象,本人对此感到抱歉。"

面对着证人席上陈放的从"南京万人坑"里掘出的穿有洞孔或划有伤痕的头骨,他抵赖说:"你们凭啥说这是日本士兵的刀枪穿刺的呢?"面对着许多出席作证的被日军屠杀幸存者和被害家属的血泪控诉,他恶狠狠地说:"你们在堂堂国际法庭上,不要带上民族感情来对我审讯,这是不符合法律原则的,是不公道的。"最后还强辩说:"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我是奉命来华作战,执行任务的,战争责任不在我谷寿夫身上。"谷寿夫的狡辩激起了人们满腔怒火。

1947年3月11日《申报》第2版《谷寿夫判处死刑》记载了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被中国政府判处死刑的消息,及判决书要点:

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判处死刑,判决书宣读后当庭送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