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木希典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乃木希典简介和乃木希典的故事,乃木希典(日语:のぎ まれすけ,1849年12月25日-1912年9月13日),长州藩藩士出身,曾用名源三郎、文藏。日本军事人物,陆军大将,善写汉诗,持身严谨,对外侵略扩张政策的忠实推行者。
乃木希典

乃木希典

1868年随山县有朋参加日本戊辰战争。1871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1877年参加平息西乡隆盛挑起的西南战争。1885年晋少将,任第11步兵旅旅长。1886年赴德国研究军事。归国后历任近卫第2步兵旅旅长、驻名古屋第5旅旅长。

中日甲午战争时任第2军第1旅旅长,率部侵占中国旅顺、辽阳。

1895年率第2师入侵中国台湾。翌年任台湾总督,1900-1904年退役。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乃木希典侵华祸心再起,第四次得操旧业,补近卫师团长。同年5月,以日本陆军中将军衔任侵华日军第三军司令官,从而成为日军在日俄战争中陆地战场的主将。这次侵华,他竟然自备棺材3口,以示与其二子一道战死侵略战争、报效日本帝国。同年6月6日,他带领第三军团于大连盐大澳(今猴儿石)一带登陆,并在周水子北泡崖子设司令部。随后指挥日军经南关岭向西南推进,以压缩俄军防线。

期间,因他的长子乃木胜典在日军攻打金州南山俄军阵地时阵亡,他得知消息,有一刹那似乎眼睛有泪在强忍着,但是他的妻子静子得知这个事情后,竟给他发电报说'我为胜典壮烈战死感到很欣慰',他迅即亲去南山追悼其阵亡之子。赋诗"山川草木转荒凉,十里风腥旧战场。征马不前人不语,金州城外立斜阳。"当时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根据甲午战争二小时攻占旅顺经验,放宽了10倍的时间,责成乃木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占领旅顺。日本国内也认为由乃木披挂上阵,必定稳操胜券,占领旅顺指日可待。不想旅顺未克,长子先丧,使他更加痛心疾首。

旅顺口本就有一套比较完整而坚固的工事,而在沙俄占领旅顺后,经过两年的勘测设计,于1900年1月起开始大规模修筑防御设施。从1900年至战争爆发的4年多内,俄国花费1100万卢布的巨资,雇用上千名技术人员并役使数万名中国劳工,修筑了40多座堡垒和70多座炮台,初步形成了包括对水面舰艇、抗登陆和对陆上作战在内的要塞防御体系。这时,俄军也明白日本人的意图,虽相应的作出了长期坚守独立作战的对策,但在防御上仍存在一些让人困扰的问题:一是重炮的数量不足,计划安装的552门火炮只有116门准备就绪,且绝大多数已经陈旧,射程太近,无法同日军重炮作战;二是弹药的储存量不够,粮食和副食的储量也不充足。不过尽管如此,凭借对不落要塞的绝对信心,俄军司令斯提塞尔安心地认为,此战并无太大的问题。

自1904年6月下旬始,乃木以3个师团、2个预备团、2个野战炮兵旅团共5.6万人兵力和386门大炮,向旅顺3.3万俄军发起3次总攻,历时150日,日军狼奔豕突,血肉横飞,乃木用人海,地道,夜袭,甚至组织了三千五百名头绑白布的敢死队冲锋,均以失败告终,战死日本军人5万余人,连他的次子乃木保典也战死了,旅顺仍在俄军手中。当时实际指挥作战的第三军的参谋长,是出身萨摩藩的伊地知幸介中将,把伊地知派给乃木当参谋长,一是为了有个学习德国现代化经验的少壮派来补充乃木的不足,也是为了掌握萨摩藩与长州藩的平衡。这位伊地知中将很固执,经常和大本营对着干,而乃木由于指挥现代化作战经验不足,一味迁就参谋长,结果造成重大损失。对此,连大力举荐乃木的山县也主张撤乃木之职,追究其败因。然而,明治天皇认为撤了乃木的职他必将为了武士的荣誉自杀,又一次保了乃木败将。

没有办法,1904年12月1日,满洲军司令官大山岩在保留乃木司令官的面子底下,悄悄派出了儿玉源太郎总参谋长,命令乃木希典暂时让出指挥权,由儿玉亲自督战第四次总攻旅顺,儿玉对炮兵的运用远远强于他这个只会用步兵冲锋的将军,结果靠集中炮火,昼夜不停的进攻和靠前指挥(乃木的军司令部始终躲在敌人炮弹所打不到的后方,完全不了解前线状况),仅打了八天,以战死战伤六千二百余名的代价便攻下了203高地。夺下203高地后俄军败局已定,日军又以要塞巨炮猛轰停泊在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舰队,此时,乃木还看不清形势,还要拼其全力与俄决一死战。但俄军已无斗志,他意外地收到了俄军的乞降书。

1905年1月1日,俄驻旅顺要塞司令阿纳托利·米哈伊洛维奇·斯特塞尔派出军使,手持白旗,向日军递交投降书。翌日,乃木希典派第三军参谋长伊地知幸介与俄军达成协议,旅顺遂为日军占领。于是,被明治天皇力保的乃木希典司令官,就体面风光地完成了攻占旅顺要塞的战胜国司令官,接受俄军的投降,写了首著名的"水师营会见"的歌词,称乃木威严深沉,对败军之将显出宽厚仁慈,彬彬有礼,而俄军司令官则衷心盛赞其盖世武功。该歌词不仅被选入小学生课本,而且被谱成曲,广为流传,塑造一个威严仁厚的日本军神形象。

其实,在这场攻防战中,乃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愚将、败将,战斗在进行之中,许多战死士兵的乃木部下家属,在东京向乃木住宅扔砖瓦,叫骂道"杀人鬼"。战后乃木将203高地改名为尔灵山,建造了一座高大的炮弹形纪念碑,并赋诗一首:尔灵山险岂难攀,男子功名期克难。 铁血覆山山形改,万人齐仰尔灵山。战后,步兵第22联队旗手,战争中身中八弹不死的樱井忠温中尉写了战争文学名作《肉弹》,给这场战争定性。之后,对指挥失误负有责任的参谋长伊地知幸介降职为旅顺要塞司令,乃木希典北上增援,参加日军主力与俄主力的会战。当时俄军已成惊弓之鸟,怕了日军了。一开始是为了在沙皇面前为自己开脱,谎报日军兵力,到后来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的谎言。乃木希典带的第三军当时已经从6万人减员到了3万人,而俄军司令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居然估算光日军第三军就有十万人!这样,乃木一加入战线 ,俄国人自以为不敌,就开始全线后撤。

日俄战争结束之后,1906年1月14日,乃木希典抛下数万日军的白骨和两个儿子的尸体回国。在回国途中,乃木于船上迎风洒泪,赋诗曰:"皇师百万征强虏,野战功城尸做山。愧我何颜见父老,凯歌今 日几人还。"在天皇给乃木组织的凯旋祝捷大会上,乃木希典的第一句话就是:"吾乃杀乃兄乃父之乃木是也!"欢迎人群中的人们痛哭一片,思念战死的亲人。在复命日本明治天皇时,他将攻打旅顺而付出的惨重代价引以为咎,愿以死谢罪,而明治天皇却再次将他赦免,并赐他功一级,从二位,晋伯爵,并补军事参议官。在其晚年,还被明治天皇任命为学习院院长。东京学习院是一所为培养皇室贵族子弟为主的学校,可见明治天皇对其信赖之深 。

日俄会战后,日本正式成为帝国主义俱乐部的一员,日本也正式步上了举国若狂的军国主义道路。在日俄会战中,日本军国导向的宣传塑造了四位军神:日本海海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日俄旅顺会战的日本第三军司令官乃木希典大将;另有两位在封锁旅顺港战役中阵亡的两位中级军官:广濑武夫海军少佐与橘周太陆军少佐。 通过一系列拔高放大的典型军神形象的树立,使日本年轻一代以献身军国,忠于天皇为无上光荣和最好的出世之路。日本从明治、中经大正、直至昭和初期,形成了一股社会现象,男儿长大从军或入军官学校,女的则做医护或报务员。一言以蔽之:参军光荣。

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病死,乃木希典一直为其守灵。同年9月13日,明治天皇殡葬之日,乃木悲伤之极,他和妻子商量后,为报恩和教育世人,决心双双自杀以追随明治天皇而去。这件事被知识分子批判,认为是过时的思维方式;但在另一方面却被日本军国主义者们大大利用,为日后的军国主义思想泛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素材。称其为人间模范、国之忠臣,并为其搞国葬、造神社、塑钢像,使之神格化。

大正及昭和年间被尊称为"军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