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乡平八郎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东乡平八郎简介和东乡平八郎的故事,东乡平八郎(1848年1月27日-1934年5月30日),日本海军元帅海军大将,侯爵,与陆军的乃木希典并称日本军国主义的"军神"。在对马海峡海战中率领日本海军击败俄国海军,成为了在近代史上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使他得到"东方纳尔逊"之誉。由于他和大山岩同藩,所以时人称颂"陆上大山海上东乡"。 其父东乡吉左卫门热心于海军,对东乡平八郎有很大的影响。官至从一位・大勋位・功一级・侯爵。
东乡平八郎

东乡平八郎

国内战争期间,东乡平八郎拥戴天皇,主张统一,建立天皇制政府。1868年初,他作为海军士官乘坐萨摩藩的战舰春田号,在阿波冲,同幕府方面的海军司令榎本武扬的开阳号战舰进行了海上决战。阿波冲海战是日本欧式军舰间交战的开端,在日本国内战争史上有重要的一页。东乡平八郎跟随春田号远征北海道,转战各地,为明治政府初立战功。

1868年,年仅15岁(1852年11月3日)的明治天皇从幕府手中接管了国家大权。在随后的几年里,明治政府大胆革新,全盘西化。学习引进西方国家的科学技术,并改革国内政治机构以适应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使日本迅速走上了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国力倍增。与此同时,日本明治政府明确决定以对外侵略扩张为最高国策,制定出一个将侵略矛头首先指向中国和朝鲜的"大陆政策",要"开拓万里波涛",使"国威布于四方",充分显露出要以武力征服世界的宏图大志。

1870年5月4日,日本兵部省制定了《大办海军方案》,其中特别强调指出:"军舰的灵魂是军官,无军官,水手则无以发挥其所长;水手不能发挥所长,舰船将成为一堆废铁......教育海军军官是建设海军之头等大事。"次年2月,日本海军在包括军校学员在内的全体青年军官中精选出12名最优秀的军官,派往英国去留学深造,东乡平八郎入选,东乡在英国呆了八年,由于被英国政府拒绝进入海军学院而转入商船学校,实习时也是从最下级的水手开始做起。

但英国人也没有欺负日本人,说是商船学校,实际上毕业生的相当一部分人进入海军服务的,那儿就是在按照海军军官的标准在培养商船船员的。本来大英帝国的商船队和舰队就密不可分,为了确保通商海路,皇家海军的宗旨就是"见敌即进攻",没有废话。后又奉命在英国船厂督造日本海军订购的军舰。当东乡平八郎亲自驾驶着"比睿"号炮舰回到阔别已达8年的日本时,他已成为一名军舰的建造和驾驶等海军全部业务无所不精的高级专家了。

浪速舰长

回国之后,东乡平八郎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先后担任了多艘军舰的舰长职务。1881年,东乡平八郎由海军大尉晋升为海军少佐。1889年晋升为海军大佐。其间还一度调任为第2海军区的参谋长,以培养组织指挥相当规模海军兵力的综合能力。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之前,东乡平八郎海军大佐担任"浪速"号巡洋舰舰长,日后东乡平八郎的出名是从当浪速号舰长开始,可是他这个浪速号舰长来得很侥幸,因为东乡险些被炒了鱿鱼。1892年,日本海军之父山本权兵卫在西乡从道海军大臣的支持下进行了他改革日本海军的第一次行动,整顿海军组织,让那些已经不适应形势了的海军军官们下岗。

山本让下面收集了一个包括从中将开始的八名将官,佐官尉官89名的名单,和西乡去商量。西乡有些为难:"这都是从萨英战争以来的功臣,光将官就是现有将官的一半了,都是萨摩的同僚老乡,能下手吗?"山本权兵卫回答得非常坚决:"有功劳发给他们勋章就行了,没有一定要保留官职的道理,至于萨摩的同乡关系,现在已经被国会攻击的够厉害了,这些人里面有人连蒸汽军舰都不懂,还是帆船军舰时代的化石,有这些人在海军,海军就不能进步。"西乡从道支持了山本权兵卫。山本大佐桌上放着一把短剑,挨个接见名单上的军官,向他们宣布下岗决定。

不管是"僭上反乱"的怒吼还是苦苦哀求,山本都毫不为之所动,铁石心肠地完成了日本海军史上第一次"瘦身行动"。但在一个名字上山本犹豫了,找西乡大臣商量:"这个名字是不是有问题了?"那是吴镇守府参谋长东乡平八郎。"我知道这个人,沉默寡语,不引人注目,不是海兵毕业的,因为长期在英国,在国内没有什么朋友,是不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东乡和西乡都是锻治屋町的,当然山本也是。西乡不能出面求情,但此时既然山本开了口:"可以啊,浪速号正好缺舰长,让东乡试试看"。就这样在甲午战争的前夕,日本海军不失时机地更新了组织,将一批最善任的军官放到了适合的位置。

1894年初,

全琫准在全罗道古阜郡领导发动了一场农民起义,朝鲜国王向清朝政府乞援。6月初,中国出动海陆军赴朝助剿。与此同时,日本也派军队在朝鲜仁川登陆。不久,其总兵力已超过在朝鲜的中国军队。7月17日,日军大本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发动对大清国的战争。24日,第一游击队司令官坪井航三海军少将率"吉野"号、"浪速"号和"秋津洲"号3舰驶往朝鲜牙山湾,顺便攻击清朝舰船。

7月25日晨6时30分,日本军舰与大清海军北洋舰队的"济远"号和"广乙"号两艘巡洋舰遭遇。7时52分,在双方军舰相距3000米时,日本军舰不宣而战,突然开炮攻击"济远"舰。不久,排水量仅1030吨的"广乙"舰即受重伤,舰体倾斜,被迫撤往岸边搁浅后纵火自焚;"济远"舰更是寡不敌众,向西败退,日舰"吉野"号尾追不舍。

正当"济远"舰向西急退时,大清政府雇用的向朝鲜运送陆军的英国商船"高升"号和大清运输船"操江"号驶到交战海域。操江管带参将王永发见势急忙转舵向西逃避,被日舰"秋津洲"号俘获。

9时30分,东乡平八郎驾驶"浪速"号巡洋舰逼近载有1100多名清军的"高升"号,用旗语发布勒令该船"下锚停驶"并施放两响空炮,接着,又下令要将"高升"号及其所载之清兵,全部俘获回日本。当时"高升"号统领清军官兵的是高善继、江自康,高以为所乘是英国商船,日舰不敢为难因此拒绝了日舰的无理要求。东乡平八郎随即下令在"浪速"号的桅杆上升起表示危险的红色信号旗帜,并驾舰驶至距"高升"号约150米处,用右舷前端的鱼雷发射管发射出一枚鱼雷,同时用右舷的6门大炮对准"高升"号实施了猛烈的齐射。

"高升"号至13时30分沉没,除了英国籍船长,大副和另一名英国船员以外,东乡平八郎没有救人。到第二天路过的法国军舰救出了大约200余人。这是一次规模不算大的海战,但是对中日两国都是无法忘记的一次海战。丰岛海战留下了英国商船高升号被击沉这个问题。陆奥外相当天就召见了英国驻日代理公使瓦吉特,声称日本政府正在调查,"如果浪速号的行为有失公正,日本政府将作出相当数额的赔偿",而英国政府也在8月3日向召见日本驻英公使青木周藏,发出照会说:"有关高升号被击沉一事,日本政府应该作好负全部责任的准备。"

但是在上海举行的英国海军海事审判时,英国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尔却做出了东乡的行为是正当的证言,另外英国国际法权威,牛津大学教授霍兰德博士也发表了东乡平八郎没有违反国际法的文章,平息了英国国内当时的一些反日舆论。

1895年,日本海陆军共同发起旨在全歼北洋舰队的对山东半岛的强大攻势。北洋军队全军覆没。1895年4月,东乡平八郎被晋升为海军少将。5月,东乡平八郎出任日本海军南方舰队司令官,率舰队护运明治亲王胞弟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和陆军近卫师团接收台湾。1898年,海军少将东乡平八郎晋升为海军中将。

舰队司令

1900年,东乡平八郎任日本海军常备舰队司令官,率舰队参加了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一系列的征战行动,使东乡平八郎在日本海军中的地位日趋上升。日本当时的目标是朝鲜和中国的东北。由于俄国的阻挠,日本没能得到辽东半岛,反使俄国得渔翁之利,颇不甘心。1902年英日结成同盟,经过七八年备战,加上中国甲午、辛丑两次巨额赔款,日本实力大增。当时俄国占据着中国东北,日本人豪爽地替中国说话,要俄国人立即撤军。

日俄战争前夕,海军元老山本权兵卫临阵换将了,起用已经准备让其退休了的舞鹤镇守府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担任联合舰队司令。当时的常备舰队司令长官是和山本权兵卫海兵同期的萨摩老乡日高壮之丞,山本权兵卫不用日高并不是因为怀疑日高的能力,而是害怕日高的能力。

和沙俄开战,是一场比甲午战争大得多的赌博。所以日本举国必须上下齐心合力干,政军统一,陆海统一,上下统一,绝不容许出任何差错。而日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谁也无法保证他会不会在关键时刻和海军省以及军令部绝对保持一致,所以山本挑选了让所有人都跌眼镜的东乡平八郎中将。东乡是个小矮个,说话有气无力,走路只看自己脚尖,怎么看怎么不像军人,更别说将军了。

但山本就是看中了东乡平八郎的沉默寡言和听话。而当明治天皇都不解地问起来为什么把东乡换了日高时,山本权兵卫的回答居然是:"东乡运气好"--既然是在赌博,找个赌运更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其实要是去仔细看东乡年谱,实在看不出在日俄战争之前东乡有过什么好运气的事情,非要说有那就是在甲午战争之前就要被炒鱿鱼的时候突然被人想起来了出身地而已。

为了保证东乡老老实实的听话,山本权兵卫又找了两个人来给东乡当参谋长和先任参谋,岛村速雄是日本海军先发制人战略的制定者,而秋山真之则是海权论作者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的亲传弟子,联合舰队的战术的制订者。

激战旅顺

1904年2月5日19时15分,日本海相山本权兵卫男爵向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大将发布了出击的书面命令。日本于1904年2月6日向俄国发出最后通牒,并宣布断绝日俄外交关系。2月6日东乡平八郎司令长官发出了联合舰队的第一号命令:"我联合舰队即刻由此开往黄海,以歼灭旅顺口及仁川港的敌舰队.....此战确关系国家安危,诸君务必努力。"

此时,俄国海军拥有252艘舰艇,共计80余万吨,其中太平洋舰队拥有60余艘舰艇共计19万吨;而日本海军仅有138艘舰艇,共计约26万吨,从规模上明显处于劣势。但日本舰队不宣而战、先发制人。2月8日东乡平八郎指挥日本联合舰队的舰只,开始了对旅顺和仁川的俄军舰队的突袭,连续击伤沙俄战列舰"柴萨勒维奇"号、"莱维然"号和巡洋舰"帕拉达"号、"瓦良加"号。同时,俄国军舰瓦利雅格号和柯列茨号,在朝鲜仁川也遭攻击,俄舰被迫撤出仁川,退守于旅顺口军港内。2月10日日俄两国正式宣战。

1904年3月,斯捷潘·奥西波维·马卡洛夫海军中将接任沙俄太平洋分舰队司令,日俄双方为攻守旅顺大规模布雷。不料4月12日,俄军战列舰"彼得罗夫诺夫斯克"号和"鲍别达"号触雷沉没,俄国最优秀的海军将领马卡洛夫战死。这个东乡的运气还真好。接着日本联合舰队初濑,和八岛号战列舰触雷沉没,而运气好的东乡也不在舰上。

噩耗传来,参谋长岛村速雄有些不安,而秋山真之则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可是从上任之后多少有点被部下们所看不起的闷葫芦矮个子老头东乡平八郎这时的举动很出人意料。当两位出事的舰长面无人色地来向司令长官报告时,东乡很平静地端出了一盘鸡蛋糕,亲自为两位闯了祸的舰长倒了两杯威士忌:"辛苦了。"两位舰长还没有醒过神来,东乡又加了一句:"别放弃,仗还要打下去。"

在场的英国观战武官都有点晕了,因为这到底是大将风度还是神经太粗已经弄不清楚了。但有一点能弄得清楚,就是东乡在告诉部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场仗一定要打下去,这是军人的自尊所决定了的。

还有一件运气更好的事,8月10日,日俄海军在黄海爆发激战,俄舰队在维蒂盖夫上将指挥下企图突围,东乡却在防备俄军退回旅顺,海上部署错误百出,这两个大弯一转,日俄舰队间的距离拉到了15000米以上了。俄国舰队这几个漂亮的规避动作成功地迷惑了一直有远东舰队肯定要回旅顺的成见的东乡平八郎,从联合舰队的拦截中成功地穿了出去,眼看俄军就要跑掉,午后5时,日舰一发流弹炮火击中俄旗舰,俄舰队司令及舰桥官兵全部毙命,俄舰阵形混乱,大败而逃。此役后,日军完全控制了黄海。同年9月,沙俄陆军败退。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获得制海权后,日本陆军相继从朝鲜半岛及中国辽东半岛大批登陆。随后,日本海陆军对旅顺口的俄军实施了大规模长时间的海陆夹攻,使俄国海军驻中国旅大地区的舰艇部队几乎全部损失殆尽。清政府宣称"局外中立"。 1905年1月2日,俄军旅顺口要塞司令官斯特塞尔将军率俄军残部投降。

对马海战

此时,沙皇俄国政府已决定从波罗的海舰队抽调舰船组成太平洋第二分舰队,开赴远东地区增援。这支由38艘军舰和13艘辅助船只组成的浩大舰队,经过长达8个月之久与18000海里之遥的海上颠沛,一路草木皆兵,在英国附近的北海海域就以为遇上了日本战舰而将英国渔船击沉,一路上由于英国的干预,又得不到沿岸补给。好不容易在1905年5月底疲惫不堪地驶近了日本海海域。

当俄国增援舰队尚在远航途中时,秋山真之作战参谋就制订了一个极其大胆的,违反常规的"敌前大回头"的战术,用一定的伤亡代价使联合舰队首先抢占了"T"字横头对舰攻击的有利阵位,继而又利用舰炮的优势实施与敌舰队平行航向的舷向攻击行动。东乡批准了这个计划,并为此作出了艰苦的训练,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练兵宗旨--"百发百中的一门大炮,要胜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

仅仅两个小时之后,东乡平八郎乘坐的"三笠"号旗舰高奏着日本海军进行曲,桅杆上高悬着"Z"字战旗,高唱"皇国兴废只此一战,全体将士奋勇杀敌"的战斗旗帜,率领舰队驶出镇海湾,扑向疲惫已久的俄军舰队。

27日14时,日俄两支庞大的海军舰队开始交火,爆发了举世闻名的对马海战。在这次战役中,东乡平八郎仅水雷舰就配备了六十三艘,而罗哲斯特文斯基海军上将指挥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同样类型的战船只有九艘。精于海上机动战术的东乡平八郎司令长官将联合舰队的军舰分编成两大战术群,对排成纵队航行着的俄军舰队实施穿插和分割包抄。经过一个昼夜的激战,东乡平八郎的联合舰队终于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果:俄国太平洋第二分舰队几乎被全部歼灭,其38艘军舰有21艘被击沉,9艘被俘,损失总吨位高达20万吨之巨;俄军官兵死亡4830人,被俘6106人。而日本联合舰队仅损失了3艘鱼雷艇共计300吨之微,另有117人阵亡,583人受伤。初出茅庐的日本海军战胜了从彼得大帝时代就开始走向海洋的欧洲强国。

日本海大海战日本海军能够以弱胜强,在于他们准备充分,速战速决;重视夺取和掌握制海权,先机制敌,突然袭击;正确选择战机、登陆地段和主攻方向,同时灵活机动作战,陆海协同作战;士气高涨,作战勇敢,内部团结,指挥统一;指挥官训练有素,东乡平八郎指挥作战谨慎而诡诈更是功不可没。

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这次日本海大海战的成功,决定了日俄战争中日本的最后胜利。1905年9月,日俄两国签订了朴茨矛斯条约。根据这一条约:中国东北成了日俄战争战利品,而日本则成为中国东北和朝鲜的主宰。

日本海大海战的结局也震惊了西方一般舆论,自19世纪末开始流传的"黄祸论",至此终于有了定论,谁都看清楚了,挑战世界霸权的只能是日本,不可能是中国!

日俄战争使正处于升上期的日本的民族精神极大地振作起来,东乡平八郎在国内的声望迅速上升到顶点。明治天皇为褒奖他的"战功",向他下赐敕语达10次之多。1905年12月,东乡平八郎被任命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兼海军将官会议议员,成为日本海军第四任首脑,并获伯爵封赐,列为华族。到大正时期的1913年,他又被赐予帝国元帅称号。次年,他担任东宫御学问所总裁。

1934年,东乡平八郎被晋封为侯爵后不久,在东京病逝,享年86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