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天皇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明治天皇简介和明治天皇的故事,明治天皇(日语:めいじてんのう,1852年11月3日-1912年7月30日),名睦仁(むつひと),日本第一百二十二代天皇,孝明天皇第二子,万延元年(1860)被定为储君,并赐名睦仁。
明治天皇

明治天皇

庆应三年(1867年)睦仁继位天皇并经历江户幕府戊辰战争,推翻德川幕府的统治并实行"王政复古",建立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庆应四年(1868年)改元"明治",采取"一世一元制"。明治元年(1868年) 颁布一系列维新举措,实行明治维新 ,带领日本自封建社会迈入工业化世界大国。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颁布《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确立了自己的权力。明治二十一年(1890年)颁布《教育敕语》,推行封建的军国主义的教育方针。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7月30日凌晨零时四十三分因尿毒症去世,享年60岁 。陵墓为京都的桃山伏见陵。

明治天皇在位的45年期间,是近代日本改革最为显著的时期,日本实现了社会、经济、军事等多方面的发展,建立了亚洲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并完成了向帝国主义的转变,走上军国主义、称霸世界的道路。

庆应三年(1867年),在倒幕运动期间孝明天皇突然死去,睦仁十六岁继承皇位。庆应三年(1867年)一月九日(2月13日),睦仁举行践祚典礼。在尊王攘夷派的鼓舞之下,同年12月9日实行"王政复古"。

睦仁继位之初,正是德川幕府封建统治摇摇欲坠之时。由于德川幕府对西方列强的入侵束手无策,所以从19世纪50年代在日本列岛上勃然兴起的"尊王攘夷"运动已逐渐发展为"尊王倒幕"运动。参加"尊王倒幕"运动的主要是长州、萨摩等西南四强藩内主张改革的资产阶级下级武士们,以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为代表。

他们大都出身于封建统治阶级的中下层,对社会的现状有着强烈的不满和深切的忧虑,企图在社会的自身变革中寻找出路,这就使他们迫切要求推翻德川幕府统治,改革日本现状。早在19世纪50、60年代就参与了各藩的藩政改革,而且比较牢固地掌握了藩内实权。他们为了进一步加强自己的势力,就把自12世纪以后大权旁落,受尽德川幕府排挤和冷遇,同德川幕府对立甚深的天皇抬出来作为自己的靠山。

经过资产阶级下级武士的周密筹划于庆应三年(1867年)9、10月(阴历),召开了以萨摩、长州两大强藩改革派武士为主的秘密会议,制定了以武力推翻德川幕府的行动计划,并通过"朝廷"内线争取睦仁天皇的支持。睦仁天皇很快就秘密下达了批准他们征讨幕府的手令。在倒幕运动迫在眉睫的情况下,为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幕府将军德川庆喜抢先于10月14日向睦仁天皇提出一份"奉还大政"的报告,表示要辞去"征夷大将军"的职位。

庆应四年(1868年)1月,倒幕派发动政变 ,迫使德川幕府的将军德川庆喜把政权交给天皇睦仁。3月发布《五条誓约》,接着倒幕军在京都附近打败幕府军 ,不久又进占江户。7月,睦仁将江户改名为东京。8月27日举行即位典礼,9月8日改年号为明治(年号取自《周易》,圣人南面听天下,向明而治)。10月,明治天皇抵达东京执政。12月,返回京都,与一条美子(昭宪皇太后)举行大婚之礼。

少年天皇

明治登基时只有15岁,当时传给长州和萨摩藩的倒幕密诏都没有天皇的印章。是岩仓具视、三条实美这些公卿贵族假借天皇的名义造反。后来,明治是在西乡隆盛、木户孝允、伊藤博文这些维新志士和日后的名臣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这种培养塑造了明治天皇"威严、慈爱、刚毅的优秀的男子汉气质"。明治天皇虽不过问具体政务,但其进取开化的个人形象和道德模范作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明治时期的时代精神。

为了将明治天皇培养成为一位出色的君主。西乡隆盛在宫中进行了种种尝试:原先在宫中掌握大权的女官及贵族公卿们遭到排斥,众多武士被征调到天皇左右,他们都是活跃于幕府末期至戊辰战争时期的刚直武士, 这不仅对明治天皇的生活,对其性格的养成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这一时期,为天皇讲解学问的侍讲也作了调换。元田永孚成为侍讲,为明治天皇讲解儒学,得到了天皇的极大信赖。明治四年(1871年),成立了御亲兵。翌年改称为近卫兵,西乡隆盛亲任近卫都督,时常陪伴天皇观看演习,他还随天皇进行了西国巡幸。

明治五年(1872年),与天皇共度了相当长的时间。西乡隆盛认为,无论他人如何,自己不应"俯仰有愧于天地"。而且作为武士必须为他人着想。在与西乡隆盛接触期间,西乡所推崇的这种"敬天爱人"的个人精神深深感染了明治天皇。正是由于这种对日本精神的"觉醒",明治天皇开始忧虑此前矫枉过正的西化倾向,意识到尊崇日本传统根性的重要性。可以说,这些变化正是在西乡隆盛的影响下产生的。

欧化改革

明治二年(1869年),明治天皇再度抵达东京,并定东京为首都,以图安定人心。明治天皇于明治四年(1871年),也就是他十九岁亲政以后,他全力去实行"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的誓言,于亲政当年11月就派出了岩仓具视、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和伊藤博文等率领的大型使节团,到美、英、法、德、俄等十二国进行考察,这次考察直到明治六年 (1873年)九月结束,共用了近二年时间,名义上是谋求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修改不平等条约,实际上是学习欧美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教育等各方面的经验,以用来进行维新,实现日本资产阶级的近代化。

明治五年(1872年) 解除禁止土地买卖的禁令 。制定学制,设立教部省。明治天皇于同年11月发布了关于征兵的命令--《征兵诏书》和《谕告》,这样明治政府从明治六年 (1873年)1月,明治天皇发布征兵令。使日本有了炮兵、骑兵、步兵、工兵、轴重五种兵种的陆军和接收幕府及各藩军舰而扩充起来的海军,并在此基础上又加紧扩充。7月,发布地租改正条例,着手土地改革 。明治七年(1874年)1月,提出民选议员的建议书。

明治八年(1875年)6月,明治政府制定报纸的诽谤罪。9月,与李氏朝鲜发生了江华岛事件。从明治九年(1876年)到明治十四年(1881年),明治天皇几乎是每年一次,每次巡视的时间长达五十至八十天。明治天皇带领政府的部分要员到各地听取县官、法官、校长们的汇报,视察各地产业和教育现场,并表彰各地的孝子节妇等等,从而密切了地方官吏、户长、豪农等地方领导者同天皇之间的关系,而且"对于不知有天皇存在的民众来说",也"在使其认识天皇的权威上有很大效果"。 同时竭力把日本的近代教育纳入以宣传忠君爱国,儒家纲常和神道主义的封建教育轨道。

明治十一年(1878年),日本陆军卿(陆军部长)山县有朋发布《军人训诫》,要求军人必须把天皇当作超人的神来崇拜,必须以"武士道"作为军人精神的根本。

明治十四年(1881年)发布《军人敕谕》。明治十五年(1882年)颁布《军人敕谕》,强调效忠天皇的建军思想。派遣伊藤博文赴欧洲考察制宪,贯彻天皇主权、宪法钦定的立宪原则。

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制订并颁布《大日本帝国宪法》和《皇室典范》。明治二十三年(1890年)10月发布《教育敕语》 。形成了日本近代天皇制国家的基本法律和意识形态的支柱 。

扩军备战

早在明治十五年(1882年)11月,海军卿川村纯义就提出了一个八年造舰计划,预计从明治十六年(1883年)起8年中投资2600万日元,建造大小舰只及鱼雷艇32艘。由于当时日本陆海军经费已高达国家财政预算的27%,要扩充海军,每年还要增加402万日元,从国家财政中已无法追加军费预算,而要增加税收必然会引起民怨沸腾。

为压制舆论,强制推行这一造舰计划,岩仓具视上奏明治天皇,提出"应断然增税,以扩大海军经费"。对此,明治天皇于明治十五年(1882年)11月向各地方长官发布了必须扩充军备的敕谕,12月又向中央各省卿发出了如下谕令:"顾方今宇内形势,整备陆海军实为不得已之事,此际宜酌定时机,竭尽庙议,庶几不误国家之长久之计。"遵照天皇的谕令,太政大臣三条实美指示大藏卿采取措施,将酿造业、烟草业等税收增加至2400万日元,以供海军造舰之用 。

对于这笔庞大的经费,当时财力不足的日本政府即使发行公债仍难以支付。于是,明治天皇带头从皇室经费中拨出30万日元,充作造舰费,并于明治二十年(1887年)3月14日发布了如下敕令:"朕以为在建国事务中,加强海防是一日也不可放松的事情。然而从国库岁入中尚难以立即拨出巨款供海防之用,故朕深感不安。兹决定从内库中提取30万日元,聊以资助,望诸大臣深明朕意。"由于天皇带头捐助,内阁首相伊藤博文随即在鹿鸣馆召集地方官员发表鼓动演说,要求地方有志之士以天皇为"榜样",捐出海防献金。全国华族和富豪无不为之"感动",半年之内,捐款达203万日元, 掀起了一股扩充海军的热潮。

明治二十六年(1893年)2月10日,明治天皇将内阁大臣、贵众两院议长和枢密院顾问官等人召至宫中,当面向他们发布敕谕,说:"国防之事,苟拖延一日,将遗恨百年",要求政府和议会"协衷共济"。还表示今后6年之内每年从皇室经费中拨出30万日元,并命令文武官员在尔后的6年中也要抽出1/10的月薪上缴国库,用以补充造舰经费之不足。 在明治天皇的威压下,在野党只得偃旗息鼓,与政府妥协,重新审议了预算案,减少了削减额。这次举动首开天皇压制议会之恶例。就这样,在明治天皇不遗余力的支持下,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到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大体上完成了海军造舰计划,建成了一支拥有31艘军舰、24艘鱼雷艇、总排水量61373吨、具有相当规模的近代日本海军。

争锋朝鲜

明治二十五年 (1892年)7月,清朝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率领"定远"号、"镇远"号两舰抵达日本横滨访问,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 ,军国主义势力乘机挑起民族对立情绪,促使明治天皇发布诏敕:"国防一事,苟患一日,或将遗百年之悔。"因此他命"朕兹省内廷之费,6年期间每年拨下30万日元,并命文武官僚,除特殊情况外,在同一期间,纳其薪俸1/10,以资补足造新式军舰之费" 。

当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春朝鲜东学党起义爆发后,日本统治集团便一致把它视为发动侵朝侵华战争的良机,并一步步地引向了开战的轨道。伊藤首相进宫上奏明治天皇。明治天皇随即在宫中召见陆军大臣大山岩、海军大臣西乡从道、参谋总长炽仁亲王以及海军军令部长中牟田仓之助,并当面下达了如下敕令:"今朝鲜内乱蜂起,其势猖獗,为保护侨居该国的我国国民,决定派遣军队。卿等应悉心协商,妥善处理。 "

日本鼓动清政府出兵的奸计得逞之后,便立即组建战争体制。6月5日,日本根据战时大本营条例,经明治天皇敕准,在参谋本部内设立了大本营,建立了直属于天皇的战争体制。同一天,明治天皇亲自批准向朝鲜派出混成旅团,并向驻广岛的第五师团下达了动员令。当天,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便率领海军陆战队420人离日赴朝,在6月9日清军到达朝鲜牙山的同一天,于仁川登陆,掌握了发动战争的主动权。对于陆奥宗光外相关于日清冲突业已不可避免的上奏,明治天皇颇感意外。因为早已主动提出撤军的清国,又重新派遣大军是难以理解的。而且当时参谋次长川上操六向他提供了陆海军派驻清国情报员的全部资料,天皇处于"得以作出客观判断的地位"。

因此,明治天皇曾命令其侍从长德大寺质问陆奥外相:"这是虚张声势,还是确实如此? "对中国增兵之事表示了怀疑态度。尽管如此,6月22日,明治天皇还是在宫中亲自主持召开了有首相伊藤博文以下内阁全体成员、枢密院议长山县有朋、陆军参谋总长炽仁亲王等人参加的御前会议。会议最终决定:"(1)向中国发出绝交书;(2)增派第二批派遣军,编成足以粉碎牙山清军的混成旅团。 "

此后,日本又三管齐下:一面向朝鲜提出难以接受的内政改革方案;一面向清政府施加压力,进行战争讹诈;一面利用欧美列强在远东的矛盾,对出面"调解"中日纠纷的俄、英、美等国作出不损害其利益的种种保证,以消除外国干涉的威胁,并于7月16日同英国签订了《日英通商航海条约》,取得了英国的支持。

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7月17日,即英日同盟达成的第二天,日本大本营召开了第一次御前会议,明治天皇亲自出席。会上,正式作出了对中国开战的决定。同一天,明治天皇还发布特旨,将预备役中将、著名的主战论者桦山资纪恢复现役,接替主张"守势"作战的中牟田仓之助为海军军令部长。此举进一步表明了明治天皇不惜对华一战的决心。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7月23日,驻汉城的日军在大鸟圭介率领下占领了朝鲜王宫,拘禁了国王李熙,威逼国王的生父大院君李昰应出任摄政,组织了傀儡政府。25日,大鸟更迫使大院君宣布废除中朝两国间所有商约,并"授权"日军驱逐在朝清军。同一天,日本侵略者不宣而战,在牙山口外丰岛附近海面对中国军舰发动突然袭击,中日甲午战争正式爆发 。

甲午祸首

当丰岛海战日军偷袭得手、初战告捷之后,明治天皇开战前的谨慎不满情绪便一扫而光,全身心地投入了这场不义战争,担当起了战争的最高统帅。在战争业已开始的8月1日,明治天皇发布了对华正式宣战的诏书。诏书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通篇是欺世盗名的一派胡言。本来是用突然袭击的卑劣手段,挑起丰岛海战,却倒打一耙,说成是清军"要击我舰于黄海,狂妄已极",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其目的无非是把发动甲午战争的责任强加于中国。诏书最后称:"事既如此,朕虽始终与和平相终始,以宣扬帝国之光荣于中外,亦不得不公然宣战,赖汝有众之忠实勇武,而期速克和平于永远,以全帝国之光荣。 "

为摆脱日常政务的纷扰,同时也为了就近获得战地的情报,更好地指挥这场战争,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9月15日,明治天皇又随战时大本营迁居靠近李氏朝鲜、中国的广岛,吃住在出师朝鲜的原广岛第五师团司令部内,经常召见参战将领,听取汇报,不分昼夜地督励军务,以致朝臣们为他的身体健康而担忧。

在筹集战争经费方面,明治天皇也发挥了专制君主的作用。早在战争开始后不久的8月15日,明治天皇以第144号敕令,公布了募集金额为5000万日元的《军事公债条例》,要求日本人民勒紧腰带,支持侵略战争。通过这次发行公债,共从国民手中募集到了7694.9万日元的巨款。 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10月18日,明治天皇为再次筹集军费,又在广岛大本营所在地召集了第7次会议。明治天皇亲临会议,并颁布敕语,声称"衅端既开,不达交战目的,则不可停止",希望贵众两院"协调一致",为"宣扬国光",通过内阁提出的"当前急需之陆海军军费议案"。

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9月16日,即明治天皇迁至广岛大本营的第二天,又传来了日军攻占平壤的捷报。9月19日,明治天皇收到黄海海战的捷报后,又再次下达敕令嘉奖:"朕闻我联合舰队奋战于黄海,并获大胜,深悉威力业已压制海敌。为体察官兵之勤劳,兹对所获特殊功勋予以嘉奖。"在甲午战争的善后阶段,即中日媾和及三国干涉还辽交涉过程中,明治天皇仍时刻关注着交涉的进展情况,并据情不时颁发敕语,影响和左右着交涉的全过程,充当着日本最高决策的裁决人,且成为战后最大的受益者。

再败强俄

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中国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沙皇俄国对中国东北地区也抱有野心,因而伙同德意志帝国、法国进行干预,明治天皇只好下诏放弃对辽东半岛的永久占领。这在日本引起极大反响,"卧薪尝胆"式的报仇意识迅速蔓延。 明治政府未及宣战就给与对方俄国以"劈头的一击",先发制人,重创旅顺口的俄国舰队,掌握了初期制海权;在战争后期,双方陆军力竭之际,日本联合舰队在日本海大海战中几乎全歼俄国前来增援的波罗的海舰队,取得"前古未有的大胜利",完全控制了日本海、黄海的制海权,很快迫使沙俄战败求和 。

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的胜利则使日本"完全跻身于世界八大强国之列"。"战后日本之发达,无论文化,无论经济,亦渐惹起世界之注意。" 而《朴茨茅斯条约》的签订,也使"远东势力范围重新划分变得对日本有利。 "日本利用战胜俄国、国际地位上升的有利时机,大力推行对西方列强外交。首先改善与沙俄的关系,签订一系列密约,划分了在中国东北的势力范围,以使之"缓和其复仇之心,至少可维护今后十数年之和平" 。

明治四十年(1907 年),日本与法国签订《日法协定》,相互承认在中国及其周边地区的利益;明治四十二年(1909 年)11月,日本驻美大使高平小五郎与美国国务卿罗脱在华盛顿签订了有关太平洋问题的换文,史称"罗脱-高平协定",此文件实际相互承认各自在太平洋的既得利益;为加强与英国的关系,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日本与英国签订了第三次日英同盟条约。日本积极展开外交攻势,有其策略上的考虑,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日本的国际地位日益得到西方列强的认可。"

在亚洲大陆上,日本成了帝国主义角逐中的正式成员。" 通过上述外交活动,日本的势力范围得到了西方列强承认,于是在日本主权线之外的漫长海上利益线,再没有一个国家能与之抗衡。这样,日本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东洋霸主。同时,明治天皇成了"东亚霸主"。 随着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明治天皇越发确立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

明治落幕

明治天皇从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就患上了糖尿病。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秋天,明治天皇前往福冈县视察日军大演习时,尿蛋白突然大量增加,病情加剧。

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春季后,又并发尿毒症。当时东京帝国大学的三浦谨之助和青山胤通两位医学博士作为御医,日夜精心地为天皇进行治疗。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7月20日,负责天皇事务的宫内省发布公报:"自7月19日下午以后,圣上精神略呈恍惚状态。"对一向把天皇奉若神灵的日本国民来说,这一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从这一天起,来自四面八方的市民便纷纷聚集在皇宫的广场上为天皇恢复健康而祈祷。同时在日本各地,更多的人拥向当地的神社祈求天神保佑天皇 。

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7月30日 凌晨零时四十三分,明治天皇去世,享年60岁 。明治天皇去世后,嘉仁继位,在皇宫偏殿举行了登基典礼,并接受了象征"皇位"的三种神器--八咫镜、草雉剑、八坂琼钩玉。按照传统,根据中国《周易》中的"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定新年号为"大正",嘉仁成为日本第123代天皇--大正天皇。

从9月13日开始,日本政府为明治天皇举行了为期6周的隆重国葬。明治天皇的陵墓为京都的伏见桃山陵,大正三年(1914年),昭宪皇太后去世,日本政府建立明治神宫,把明治天皇神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