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莞尔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石原莞尔简介和石原莞尔的故事,石原莞尔生于日本山形县鹤冈市,其父石原启介曾任鹤冈市警察署署长,用"武士道"精神教导石原莞尔要勇敢而不惧艰险,优越的家庭环境(在当时的日本农村,警察署署长是当地吃皇粮的大官)也使年幼的石原养成不信邪,不畏权势,颐指气使的作风。石原莞尔信奉"日莲教",是田中智学的忠实信徒。
石原莞尔

石原莞尔

1902年进入仙台陆军地方幼年学校第六期学习,以第三名的身份毕业,在此学习过程中,石原博览群书特别是历史、哲学以及人物传记,尤其是喜欢读拿破仑的相关书籍,在考试时他总是以最简洁的语言完成答题(与他人刚好相反),由于太多的与众不同,石原在同学们的眼中也是一个另类,被称为"7号"(精神病患者之意),当时的学习分为学科(理论知识)和术科(体育,马术,军事技能等),石原在学科上往往能轻松拿到高分,而在术科上成绩一般,这与他身体素质不出众有关。

供幼年学校毕业生们选的科目有骑兵,步兵,炮兵和工兵。其实日本陆军当时还有辎重兵。但是日军内部有句俗话:"辎重要是也算兵,蜻蜓也能算老鹰",所以幼年学校毕业生不当辎重兵的,日军的集团抢劫习性其实是来源于这种轻视补给的传统。在没有航空兵的时代,各兵种中最让这些十来岁的小孩子们神往的就是挥舞马刀纵马驰骋的骑兵了。但石原莞尔没有选择骑兵,选择的是步兵。因为通过阅读各种书籍,石原已经开始形成了将来的作战是在中国大陆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还是刚刚露头,还没有完全成熟,但石原已经感觉到了未来大陆作战的主力是陆军,是步兵。

1905年转入日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1907年,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09年,以第21期步兵科第6名的成绩毕业。

初露头角

1907年毕业后,石原进入步兵第32联队当士官候补生,并于当年12月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并以第21期步兵课第6名成绩毕业(其实石原是第三名,但因为与老师的关系恶劣,被评定为第六,而前五能拿到天皇御赐的银怀表,后来石原被问及为何在陆军大学拿到第二时,石原的回答是:"陆大没有品行分。")。陆士毕业后重回第32联队,但与联队长关系不佳,在成立第63联队时,被推荐去63联队任职。

1915年考入日本陆军大学。1918年以第2名的成绩从陆大第30期毕业(实际上是第1名,但由于在学习时过于狂妄自大,与老师关系不佳,故被剥夺了取得第一的资格)。石原人非常聪明。当时陆军大学校的功课是相当重的,学员通宵做作业是常事。可石原永远好像是无所事事,吃了饭就到处串门。石原特能侃,所以大家对他是又喜欢又讨厌:喜欢听他侃大山,但是一听他侃大山,作业怎么办?但石原就是这样轻轻松松地以次席的成绩毕业。

1920年4月,被派往驻汉口的日军华中派遣队司令部,用一年多的时间考察了中国湖南、四川、南京、上海、杭州等地,搜集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形成"大陆扩张"侵略战略思想,总结出了对付中国军阀的办法--"比起武力会战,收买、宣传具有更大的价值"。

满蒙独立

1922年7月赴德国留学,在此期间爱上了摄影,购买了一整套设备。军刀和照相机是石原一生的爱好,后来现存很多918事件历史照片都是石原亲自拍摄的。退役后的石原莞尔回到了他的故乡山形县的鹤冈。在东条英机派来的宪兵的监视下,继续搞他的"东亚同盟",发表反东条言论。因为"满洲事变的英雄"和"前陆军中将"这两顶光环,宪兵们除了监视之外,也不敢直接对石原莞尔有什么不恭敬的行为。

1929年7月,在一次参谋旅行中,石原莞尔中佐对着关东军的参谋们首次发表了他的"最终战争论"和"满洲土地无主论"。一边听着的板垣高级参谋十分佩服,一字不漏,全记在笔记本上了,回奉天后找来石原莞尔再次研究。于是石原莞尔中佐,板垣征四郎大佐,花谷正少佐和今田新太郎少佐(陆大37期)就每星期碰一到两次头,专门研究占领和统治满洲的问题。石原还叫人拟了一份计划,1930年12月计划完成,石原捧着计划踌躇满志地说:"好了,还有两年。"

据花谷正回忆,知道这个计划的有:"桥本欣太郎中佐,根本博中佐(陆大34期,时任参谋本部支那课支那班班长)95%;建川美次少将,重滕千秋大佐(陆大30期,时任参谋本部支那课课长)90%;永田铁山大佐85%;小矶国昭少将,二宫治重中将(陆大22期军刀组,时任参谋本部次长)50%;而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少将以及手下的不少关东军参谋幕僚当时倒并不知道。"这就是所谓昭和军阀三大"下克上"事件的第一件: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策划的"满洲事变"。

三大"下克上"事件的另两件是辻政信、服部卓四郎的"诺门坎事件"和富永恭次、佐藤贤了的"北部法属印度支那进驻事件"。这第一件和第三件总算还各抓了一个甲级战犯结账,那第二件可真见鬼,两个首犯一个被蒋介石的情报组织军统局给保护起来了,一个被麦克阿瑟的情报组织G-2给保护起来了,什么事没有。应该说石原和板垣是在准备进行一场豪赌,这也就是为那个有名的"不抵抗将军"只不过是一个抽鸦片的二流子的根本原因。要知道"9.18事变"是被不少人看作军事学上的奇迹,就是那个二流子成就了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的名声。

石原莞尔这次是公开地在干,没打算瞒谁,因为赌局实在太大了。石原的"世界最终战争"理论,参谋本部和陆军与其说反对,不如说有共鸣。但是要付诸实现则反对,理由是怕美国,苏俄或者蒋介石插手。美国不会直接插手,这点石原敢肯定。蒋介石呢?不用说正在忙着"剿共"。按老蒋的为人,石原也准确地判断出蒋介石肯定袖手旁观。老蒋对异己喜欢的程度,不比对共产党更多。红军长征时老蒋都没有忘记借共产党的手剿灭异己。像胡宗南带了十万大军跟在徐海东的五千人后面,不即不离,就差半天路。徐海东进保安歇了三天,打土豪分田地,胡宗南也在城外歇三天。后来徐海东上午出城,胡宗南下午进城,也不知道是在剿共还是在剿异己。这回有日本人帮忙剿灭奉系军阀,蒋介石高兴还来不及呢。

应该说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的算计几乎完美无缺,唯一的缺点就是他们没有想到不但美苏蒋袖手旁观,连当事人张学良本人也同样袖手旁观!其实没有必要占领营口,就是帮张学良修一条现代高速公路,他也不会"打回老家去"。

石原最早的考虑并不是"满蒙独立",而是日本直接军事占领。他在1930年5月的《满蒙问题私见》中还在说"我怀疑支那人是否有建设近代国家的能力,不如在我国的治安维持下让他们自然发展",从这里可看不出以后鼓吹的"王道乐土","五族协和"的甜言蜜语,而是赤裸裸的以军事占领的方法来统治满洲,和当时的朝鲜,台湾一样。但是石原的这个想法很当然地被军部否决了,当时的军部还知道一点什么叫做"冒天下之大不韪",还记得甲午战争之后的逼日本交出已经到了手的辽东半岛的"三国联合干涉",知道那行不通。这样石原莞尔才退一步去搞"满洲独立"的。这个《满蒙问题解决策略》就有这样的句子:"含泪退到满蒙独立国家案来"。

在石原莞尔心中,在"满洲事变"以后很久还是对军部不让他们军事占领满洲全境而耿耿于怀,念念不忘他的武装占领计划。在石原莞尔调离关东军的1932年8月以后。一般的看法是在1932年石原莞尔认识了后来出任"满洲国"监察院院长的于冲汉以后,从于冲汉那儿批发来的"保境安民,东三省分离"的思想。也就是说,9.18事件时,石原莞尔虽然主张搞"满洲独立",但其实还是想军事吞并东三省。"独立"只不过是一种权益的妥协方案。

石原莞尔在事变后立即晋为大佐军衔,升任参谋本部战争指导课课长,随后兼任参谋本部最核心的课长--第一部(作战部)作战课长。1937年升任参谋本部第一部部长。因为由于"满洲事变"的成功,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成了全日本的英雄。

行动派

1936年的二二六兵变中,石原坚守岗位,在整备参谋的任上果断指挥严厉镇压,得到统制派好评(石原非统制派成员),1937年3月晋升为少将,并被任命为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

石原是26日早上从铃木贞一的电话里听到政变消息的,立即赶到参谋本部上班,被任命为警备参谋。27日的戒严令下达后又出任戒严参谋。石原很明确地给2.26事件下了定义:"紊乱朝宪的反乱"。

石原是所谓的"行动派", 一当上作战部长以后甚至改组了参谋本部,将原来总务部管的"动员,编制"业务也移到作战部来了,新成立了一个"战争指导课",把原来总务部所管的仅限于对具体战案所行使的动员和编制机能扩充到对未来战争的动员和编制规划,使之具备了货真价实的"战争指导"机能,这样的改组以后,作战部集中了参谋本部90%的权限,石原部长成为了实际上的参谋次长(当时的参谋总长是皇族闲宫院载仁亲王,只是挂名,实际行使权力的是参谋次长)。

应该说,这个石原莞尔主持修订的《国防国策大纲》具有一定的现实性和可行性。起码从现实的工业生产和军事兵器实力来说,立即和苏联交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在石原看来,苏联南下的路线有三条,分别是满洲,内蒙和新疆。但是因为地理的因素,苏联人肯定会放弃后两条而选择满洲,所以要北极熊打消南下的念头,首先就要经营好满洲国。

对美国则是"努力与美国保持亲善关系",因为石原知道日本和满洲都有丰富的煤,铁资源,可是缺少最重要的战略资源:石油和橡胶。那些玩意全在美国人和英国人手里,所以千万不能和美国人翻脸。只要不和英美翻脸,石原认为英美会默认"满洲国"的存在,因为有一个日本人控制的满洲,正好为英美消除了共产主义南下的忧虑。

七七事变

二二六兵变镇压了下去,极右翼的皇道派从此一蹶不振,随着事件后"肃军人事"的进行,统制派完全掌握了局面,石原也迎来了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升任第一部(作战部)部长,离参谋次长也就只有一步之遥,而且看起来似乎这一步也不大了。石原一举成名,成为后辈参谋们崇拜,模仿的榜样。而石原的那些后辈们,却只有升官发财的野心,没有石原的才能。你石原不就是搞了一个"满洲事变"就一举成名了吗?你会我也会,于是大家伙一拥而上,各种各样的"事变"像雨后的狗尿苔一样。把个石原给弄傻了。

真正要了石原莞尔的军人生命的,就是卢沟桥事变。卢沟桥事变发生以后,军部中央在如何处理上分成了两派,以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少将和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大佐(陆大33期军刀组,最后做到参谋次长)及陆军省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大佐(陆大34期,后任天津特务机关长,最后做到陆军次官)为首的不扩大事态派和以陆相杉山元大将(陆大22期,战败后被宣布为甲级战犯嫌疑犯后自杀,不然极有可能上绞架),军务局兵务课高级课员田中新一中佐(陆大35期),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武藤章大佐为首的主战派。

闹事的"支那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中将(陆大25期)当时正病入膏肓(7月16日死去),参谋长桥本群少将(陆大28期军刀组,后来做到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但是由于诺门坎事件的牵连,1939年被转为预备役)倒还是主张慎重行事,但一帮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们却无比关心,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陆大21期),参谋长东条英机(陆大27期),朝鲜总督南次郎(陆大17期,后来的甲级战犯),朝鲜军司令官小矶国昭(陆大22期,后来做到总理大臣,甲级战犯)等纷纷上书,要求中央"决断"。关东军还派辻政信和田中隆吉去前线给牟田口们打气。

当时任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的石原立即决定了不扩大的方针,参谋总长闲院宫也向"支那驻屯军"下达了不扩大的指示,近卫内阁也在内阁会议上做出了不扩大的决定。但是,局势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了。就是石原,天津发动了全面进攻,至此,石原的"满洲国"和"最后决战"的画饼,以全成泡影。

七七事变后,石原担心全面侵华会使日本陷入战争泥潭而不能自拔,主张逐步占领中国,与以陆相杉山元大将为首,加上军务军事课长田中新一大佐和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武藤章大佐这两个身居要职的主战派形成尖锐的矛盾,在参谋本部的位子岌岌可危。

1937年9月,在前任关东军参谋长兼好友板垣征四郎的推荐下,石原调任关东军去给东条英机当参谋次长。石原莞尔自认为是"满洲国的建国之父",他是为了准备和美国进行"最终战争"而建立这个"满洲国"的,他要把这个"满洲国"建设成为一个能够自给自足,具备完整工业体系的后方基地。可是对东条英机来说,所谓"满洲国"就只是三个汉字而已。虽然东条英机把所有有关军事的事项移交给了石原莞尔。

但石原要的不是这个,石原要的是对"满洲国"的政治控制权,而东条英机不肯放弃恰恰就是这个权力。所谓"满洲国"已经成了东条英机的私人天下。当时伪满有一个"二KI三SUKE"的说法,是指实际上在操纵伪满的东条英机(关东军参谋长),星野直树("满洲国"总务厅长官),松冈洋佑(满铁总裁),鲇川义介(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社长,后三个人名字的最后读音是"SUKE",所以有这个说法。前三个是上了审判台的甲级战犯,后两个也在巢鸭监狱住了一阵。

病死家中

1941年12月8日,东条内阁开始了太平洋战争。石原莞尔的评论是:"如果说这场战争需要1万元的话,英美实际上有100万元,而日本只有1千元,这种差异只能用战略来弥补,而不能用什么'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口号来弥补。在战略上除了寻找敌方的弱点之外,还必须认识到我方所拥有的条件、战法、战士、特定兵器及其他战争手段的优点。只有依靠这些优点才能扩大敌人的弱点。

军当局在第一阶段作战计划完成的现在提出下一阶段的战争计划,这个战争计划必须包含必要的生产增强数量和实行的手段方法及其可能性。"但是这时候已经不可能有人听得进石原的话了。战争的进程一步步印证着石原的说法,以致来监视他的很多宪兵都成了他的信徒。

由于石原莞尔在关东时曾被自己所配军刀捅中裆部,导致尿道口撕裂,长期尿血引发膀胱癌。1949年8月15日,石原莞尔因膀胱癌病死家中,终年60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