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十二宫杀手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黄道十二宫杀手简介和黄道十二宫杀手的故事,十二宫杀手(Zodiac killer,又译黄道星座杀手、黄道杀人魔,以下简称黄道带杀手)是一名于60年代晚期在美国加州北部犯下多起凶案的连续杀人犯。黄道十二宫杀手属于杀手中的"堕天使",亦称"上帝之手"或"恶魔之子"。
黄道十二宫杀手

黄道十二宫杀手

黄道十二宫杀手(Zodiac killer,又译黄道星座杀手、黄道杀人魔,以下简称黄道带杀手)是一名于60年代晚期在美国加州北部犯下多起凶案的连续杀人犯。黄道十二宫杀手属于杀手中的"堕落天使",亦称"上帝之手"或"恶魔之子"。

直至1974年为止,他寄送了许多封以挑衅为主的信件给媒体,并在其中署名。信件中包含了四道密码或经过加密的内容,仍有三道密码未被解开。

已知黄道带杀手于1968年12月至1969年10月期间在本尼西亚、瓦里荷、伯耶萨湖和旧金山杀害五人。目标是介于16岁至29岁的四名男性和三名女性。此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凶杀案被认为可能是黄道带杀手所为,但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

旧金山警察部门在2004年4月一度将此调查案标示为"闲置"(inactive),之后在2007年3月前的某个时间点将此案重新开启,这个案件仍然开放调查。

虽然黄道带杀手在寄给媒体的信件中宣称自己杀害了37人,但根据调查结果显示他仅杀害了7人,其中2人生还。被害人分别是:

大卫·亚瑟·法尔戴(David Arthur Faraday,17岁)和贝蒂·洛·詹森(Betty Lou Jensen,16岁),于1968年12月20日被枪杀身亡,案发地点在本尼西亚市内的贺曼湖路(Lake Herman Road)。

迈克尔·芮诺特·马高(Michael Renault Mageau,19岁)和黛勒妮·伊丽莎白·费瑞恩(Darlene Elizabeth Ferrin,22岁),于1969年7月4日在瓦里荷蓝岩泉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遭到枪击;黛勒妮在送到凯萨基金会医院前就已死亡(DOA),迈克尔则幸运存活下来。

布莱恩·卡尔文·哈特纳尔(Bryan Calvin Hartnell,20岁)和西西利亚·安·谢巴德(Cecelia Ann Shepard,22岁),于1969年9月27日在纳帕县的伯耶萨湖(Lake Berryessa)遭到刺杀,该地点在今天又被称作"黄道带岛"(Zodiac Island);哈特纳尔在背部被刺七刀后生还,但谢巴德在送医两天后伤重不治,于纳帕县的溪谷医院(Valley Hospital)死亡。

保罗·李·史汀(Paul Lee Stine,29岁)于1969年10月11日在旧金山的普里斯狄奥高地(Presidio Heights)被枪杀身亡。

怀疑名单

此外也有一些案件被认为是黄道带杀手所犯下,但证据仍然不够完整,无法肯定这些人是否为黄道带杀手的受害者。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几位受害者包括:

罗伯特·多明哥(Robert Domingos,18岁)和琳达·爱德华(Linda Edwards,17岁),于1963年6月4日在隆波克(Lompoc,音译,正式译名不详)被枪杀。爱德华和多明哥之所以被认为是黄道带杀手的受害者,是因为这起案件与黄道带杀手在伯耶萨湖所犯下的案件有许多雷同之处。

契里·乔·贝提斯(Cheri Jo Bates,18岁),于1966年10月30日在加州河滨市的河滨社区学院(Riverside Community College)被刺杀身亡,并几乎遭到断头斩首。贝提斯的命案会与黄道带杀手产生关连,是因为在案件发生的四年后,《旧金山记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的记者保罗·艾利(Paul Avery)收到一份资料指出贝提斯的命案现场环境与黄道带杀手的犯案行为有多处相似。

凯萨琳·琼斯(Kathleen Johns,22岁),于1970年3月22日在加州莫迪斯托市(Modesto)西边的132号高速公路上被诱拐绑架。一名男子载着她以及她的女婴在斯达克顿(Stockton,音译,正式译名不详)和派特森(Patterson,音译,正式译名不详)之间移动约三小时,之后琼斯趁机跳出车外。在逃往派特森的警局后,她看见了黄道带杀手的通缉海报,并指认他就是绑架嫌犯。

唐娜·莱斯(Donna Lass,25岁),于1970年9月26日在加州南太浩湖(South Lake Tahoe)失踪。之后在1971年3月22日《旧金山记事报》收到一张背面贴有松林大厦(Forest Pines condominiums)广告的明信片,在经过解读后,被认为内容是关于黄道带杀手宣称莱斯的失踪是他所为,但其中的数据却是错误的(在1970年7月26日所寄的信件中,黄道带杀手宣称已经杀害了13个人,因此莱斯应该是第14人,但明信片上却暗示为第12个人)。之后由于南太浩湖警方以及行政司法部门皆不同意,因此没有对此事件展开正式的调查,而是否这起失踪案是否真有牵涉到犯罪行为也不得而知。

时间轴

贺曼湖路

黄道带杀手于1968年12月20日在刚好加州本尼西亚市市区分界内疑似随机杀害了大卫·亚瑟·法尔戴和贝蒂·洛·詹森后开始受到警方的注意。

法尔戴和詹森是一对情侣,两人正在进行第一次约会,并准备前往参加在荷根高中的圣诞节演唱会,演出地点离詹森家仅有几个街口的距离,但他们决定先前往拜访一位朋友,在一间当地的餐厅稍作停留,然后开上贺曼湖路。约在晚间10点15分左右,法尔戴将他母亲的Rambler牌小轿车停在贺曼湖路上一个碎石铺成的避车湾。该处是当地知名的情人巷。

晚间11点过后不久,另一辆车开进避车湾并停在两人的旁边。该车驾驶显然携枪下车并且要法尔戴和詹森下车。詹森先出下了车。当法尔戴下到一半时,凶手开枪打了他的头。詹森试图逃走,距停车处跑了28呎背部被射中五次。凶手随后开走。两人的尸体在数分钟后被住在附近的史黛拉·柏格斯发现。她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但调查结果并无显著的线索。

蓝岩泉

在1969年7月4日至5日的午夜的某一时间,黛勒妮·费瑞恩和迈克尔·马高驱车前去位于瓦列霍的蓝岩泉的一个高尔夫球场,这个球场距离上一次发生在赫尔曼湖路的谋杀地点仅仅只有四公里之遥,他们驱车到达,并停下了车子。当两人都还坐在费瑞恩车内时,有一辆车也行驶到了该地段,并停在他们车的旁边。路过的车几乎是立即又开走了,但是,大约十分钟之后,这辆车又开了回来,并停在两人车子的后面。

杀手下了车,并向副驾驶一边的车门走去,手里拿着一只电筒和一把9毫米口径的手枪。他先用电筒的强光照射受害人,以令其短暂的失明,然后对两名受害者连开好几枪,结束之后,他就返回了车子。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当听到马高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忍不住呻吟的时候,这名杀手又缓步返回了车门前,对两人补射了数枪,之后开车离去。

第二天上午12点45分左右,一个男子通过电话向瓦列霍警察局报案,并对声称这次袭击负责,同时他还声称于六个半月前杀害了大卫·亚瑟·法尔戴和贝蒂·洛·詹森,即早先的赫曼湖路谋杀案。警察对电话进行了追踪,发现杀手是在街边的一个电话亭拨打的电话,该电话亭位于泉路和图奥勒米河的一个加油站边,距离被害人费瑞恩的家大约只有十分之三英里,而距离瓦列霍治安署也仅仅只是几个街区之隔。

费瑞恩在医院中被宣告死亡,而马高则被救了回来,尽管他被杀手射中了脸颊、脖子、胸部等多处。瓦列霍治安署探员约翰·林奇和爱德·鲁斯特开始调查这一案件。而于1970年,由探员杰克·姆利纳克斯接手并继续调查。

黄道十二宫杀手信件开始出现

于1969年8月1日,瓦列霍时报-先驱报,旧金山纪事报,旧金山审查者报分别收到了由十二宫杀手所写的这三封信。这些内容基本相同的信件声称为赫尔曼路湖和蓝岩泉的枪击事件负责。每封信中还各包含有三分之一的408字符密码,杀手声称这些加密的文字中写有他的具体身份。十二宫要求将它们印在每张报纸的头版,否则他会"于每一个周末的夜晚徘徊在[原地]杀害独行的人,杀完一个然后继续,直到杀够十二个为止"。纪事报在其隔天报纸的第四页发表了十二宫信中那占三分之一的密码部分。同时在文章的下边引述了瓦列霍警察局长杰克.施蒂尔茨的话:"我们还不能确信,这封信就是凶手写的。",并请发信人写第二封信来提供更多的事实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威胁杀人的诺言并没有实施,而所有的三个部分的密码文都最终得以出版。

于1969年8月7日,旧金山审查者报接到了另一封以敬语开头的信:"亲爱的编辑,这是十二宫在同你们说话",这是杀人者第一次在提到了自己时使用了这个名字。这封信是为了回应瓦列霍警察局长施蒂尔茨要求他提供更多的细节,以证明是他杀死了法拉第,詹森和费瑞恩的话。在这里,十二宫提供了关于谋杀事件的所有细节,包括那些并没有向公众公开的部分,并捎给警方一个口信,对他们说,当警察破获了他的代码,"他们将抓到我"。

于1969年8月8日,加州萨利纳斯的唐纳德和贝蒂.哈德破解了408符号密码,但是并没有名字出现在译文中。

伯耶萨湖

1969年9月27日,布莱恩.哈特纳尔和西西利亚.谢巴德(Cecelia Shepard)正在伯耶萨湖的一个有沙滩连着双子橡树岭的小岛上野餐。一名男子头戴着黑色刽子手式蒙面头罩,眼孔处有墨镜遮住,身穿背带裤,胸口挂著一个白色的3吋x3吋交叉循环样式的挂坠。他拿着枪走近他们,哈特奈尔相信是.45口径。该蒙面男子自称是一名从蒙大拿州Deer Lodge监狱逃脱的罪犯,在那里他杀死一名看守,并偷走了辆车,并解释说,他需要他们的车和钱去墨西哥。他带来了预先切好的塑料绳,并让谢巴德用绳子绑住哈特纳尔,然后由他绑住了谢巴德。十二宫检查了一下哈特纳尔的捆绑,发现谢巴德绑的有些松,于是紧了紧绳子。哈特纳尔刚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比较怪异的抢劫而已,但该名男子接着就开始用刀捅两个人。然后,他徒步500码回到诺克斯维尔道,用一只黑色软笔在哈特纳尔的车门上画了一个交叉循环的标志,并在下方写道:瓦列霍(vallejo)/12-20-68/7-4-69/九月27-69-6:30 /刀。

晚上7时40分,该名男子打电话到纳巴县治安办公室,通过付费电话通知了他所实施的犯罪。当电话在纳巴市主干道的纳巴洗车行被KVON电台记者派特.斯坦利找到时,发现电话只不过刚被挂断了几分钟而已。而且距离治安办公室只有区区几个街区,离犯罪现场也只有27英里的距离。警官们从电话听筒上获取了一个甚至还湿润的手印,但却没有办法匹配到任何一个嫌疑人上去。

一名男子和他儿子在小岛附近的湖湾打渔的时候,听到了被害人尖叫和呼救的声音,他们立即联系了公园管理处以寻求帮助。纳巴县治安署副警长大卫 柯林斯和瑞.兰德作为先头首先到达了事发地点。西西利亚.谢巴德在柯林斯到达时神志清楚,并向他详细说明了攻击他们的男子的攻击的前后和细节。然后哈特纳尔和谢巴德被救护车送往了纳巴的溪谷王后医院。谢巴德在送往医院的途中陷入了昏迷并再也没有恢复意识。她在两天后死亡,但哈特纳尔幸运的活了下来,得以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讲给媒体。纳巴县治安署侦察员肯.纳劳被分派开始侦破此案,侦察一直持续到1987年他从总署退休。

普里斯狄奥高地

在1969年10月11日,在旧金山大匠大街同盖瑞路的交叉路口,一名男子坐进了保罗.斯丁的出租车,说是要去往普瑞斯蒂奥高地的华盛顿枫树街。由于某些未知的的原因,斯丁在驶出樱桃街一个街区之后,该男子就用9毫米口径手枪对准他头部,一枪打死了他,然后拿走了他的钱包和车钥匙,并撕下了他的衣角。杀手在下午9时55分时被三名过路的少年目击到,犯罪进行的同时他们就报了警。他们看到该名男子将车上的痕迹擦干净后,转身走向普瑞斯蒂奥区北边的一个街区。警方在几分钟后抵达,几个少年目击者声称,杀手应该仍然在附近。

与事发地有两个街区之隔,并同样接到警报的警官丹.福克,观察到一个白人男子沿着人行道走过,从后走上通往街道北边一所房子的前院的台阶,这次遭遇只有短短的五到十秒钟,他的搭档,埃瑞克.泽姆并没有看到该男子。因为无线电的紧急调遣只说让他们寻找一名黑人嫌犯而不是白人嫌犯,所以他们并没有与该男子谈话的理由,于是他们与他错身而过并没有停留。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造成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天。当他们到达樱桃街,福克获悉,他们其实是在寻找一个白人疑犯,福克意识到与他们错身而过的肯定是那个杀手。福克得出结论认为,十二宫是依照他原来的路线并逃脱到了普里斯迪奥高地的,所以他们进入基地以寻找他,但杀手已经消失。随后进行的搜索,也没有任何发现。三个少年证人协助警方的人像专家汇总了杀死斯丁的凶手的特征,几天后又搞出第二个版本。杀手估计为35-45岁。探员比尔.阿姆斯特朗和大卫.托斯奇被分配调查这个案件。旧金山警察署在几年时间里总共调查了2500多个嫌疑人。

莫迪斯托市

1970年3月22日深夜,凯萨琳·琼斯开车从圣贝纳迪诺到派特拉马探望她的母亲。她当时怀了七个月的身孕,身旁还带着十个月大的女儿。当西行经过132号高速公路附近的莫迪斯托市,后方的一辆车对她按喇叭并闪烁车灯,于是她把车停在路边,后方的车停在她的后面。之后,下车的男人告诉她,她的右后方的车尾在摇晃,并要求她把车尾绑紧。当男人交待完后,男人作势开车离开。然而,琼斯拆掉轮子后,男人却突然停下、倒车,然后说要载她到附近的加油站以询求协助,于是她带着女儿上了这个男人的车。然而,路上经过许多的加油站,但是这个男人都没有把车子开进去。大约过了三家加油站,男人把车子开到崔西镇附近的偏僻小路,琼斯开始询问他为何不进加油站,然而男人只是转移了话题。

当男人行经一个路口时,琼斯带着女儿跳车,并躲了起来。男人也追了出来,所幸一辆卡车开了过来,可疑的男人就开车离开了。琼斯搭了便车到派特森警局。她在录口供的时候,她注意到警方认定这个绑架了她与她的女儿的人与保罗·李·史汀事件有关。为了避免黄道带杀手回来将她杀害,警官将琼斯安排在附近的麦尔斯餐厅里过夜。之后发现她的车被人纵火烧掉。

但是,在琼斯案里有许多矛盾点。大多数的争议在于嫌犯在载着琼斯时,曾直接威胁要杀了她与她的女儿,然而警方最后还是提出了质疑。琼斯透过记者保罗·艾利的访问,在记事报曾说那名绑架者曾下车拿手电筒搜寻她;然而,她给警方的两次口供说那个男人没有离开车子。有一些说法认为琼斯的车子是被移动后纵火烧掉,因此找到车子的位置并非琼斯离开车子时的位置。而事后有更多的矛盾点让调查人员更怀疑这件事与黄道带杀手是否真的有关。

进一步沟通

黄道带杀手在1970年间持续以信件、贺卡的方式与相关单位联络,并登上新闻。在邮戳为1970年4月20日的信件中,杀手写了我的名字是(My name is _____),后面是十三个密码字。杀手并宣称他与当时(1970年2月18日)发生的旧金山警局爆破案没有关系。杀手提到'杀警员比杀警官来得光荣多了,因为警员还可能回击(there is more glory to killing a cop than a cidsicbecause a cop can shoot back)'。在信中,杀手画了一个炸弹,并宣称要用来炸毁学生巴士。而在信的最后面,他画了一个符号,并写了'= 10, SFPD = 0'。

黄道带杀手送了一张邮戳为1970年4月28日的贺卡给旧金山记事报。内容为:'我希望你们会很欣赏我的爆破(BLAST)',后面则签上了的图样。在卡片的背后,杀手威胁,如果新闻不快点刊出他所写的事情,他会马上炸掉巴士。同时,杀手还要看到人们戴起黄道带杀手的记号。

而在1970年7月26的信中,杀手说他没看到人们戴起黄道带杀手的记号而非常失望。杀手写了:'我用点38口径的枪射杀了一个坐在停止车辆中的男人'。这封信所提的杀人事件,应该是一周前(7月19日)的谋杀案。当天李查·瑞迪提屈(Sgt. Richard Radetich)正在车子里写停车卷时,突然遭到攻击者持点38口径的手枪射击头部。瑞迪提屈也在十五个小时后死去。旧金山警方事后否认这是黄道带杀手所行凶。然而,这个事件还没解决。

信中包含了旧金山湾区《Phillips 66》加油站的地图中,魔鬼山(Mount Diablo)的图样上被杀手画了一个被十字贯穿的圆圈,如同他先前曾画过的。十字的上方画著0,右方是3,下方是6,左侧是9,因此被解读成时钟。杀手还提到这个零是:'给Mag. N.(to be set to Mag. N)'此信也包含了32个字的密码,杀手并写说寻着这个密码能找到他藏起来的定时炸弹。而这个炸弹从来没被找到。信件的最后,凶手画了:'"= 12, SFPD = 0"'的字样。

邮戳为1970年6月24日,寄给记事报的信中,杀手指出他犯下四个月前的凯萨琳·琼斯案。

在他1970年6月26日的信中,杀手演奏了《米卡多(The Mikado)》里的一首曲子,并在其中加入一些歌词。歌词描述他计划如何在天堂拷打他的奴隶。这封信签上了一个特大的黄道带符号,与一个新的数字:'= 13, SFPD = 0'。杀手在最后写了'附注:魔鬼山码注意弧度+#英吋沿着弧(P.S. The Mt. Diablo code concerns Radians + # inches along the radians)'。在1981年,一个由Gareth Penn所率领的密秘调查小组发现了杀手所提到的'弧度',照着杀手的指示做出适当的弧度后,将会指向杀手两次行凶的位置。

在1970年10月7日,记事报收到一张用血画著杀手符号的五分之三吋卡片。卡片的内容是从记事报上的文字剪贴组成,卡片还被打了十三个洞。调查人员阿姆斯壮与托斯奇相信这张卡片有很高的可能性是来自黄道带杀手。

河滨市

1970年10月27日,记事报的记者保罗·艾利(Paul Avery)接到一封以Z字与黄道带杀手符号签署的万圣节卡片。在卡片里,以手写的方式写着:'捉迷藏(Peek-a-boo),你死了。',卡片的内容威胁的意味浓厚,信封里还附加旧金山记事报的头版新闻。不久,艾利接到一封昵名信,告诉他有一个未解的案子与黄道带杀手的行凶模式很类似贝蒂·洛·詹森案,这个悬案发生在加洲的大洛杉矶区(Greater Los Angeles Area)的河滨市(Riverside)的市立大学,就在旧金山南方四百英里处。艾利在1970年11月16日的记事报上面刊登了他的调查经过。

这个事件发生在1966年10月30日,十八岁的贝提斯待在学校图书馆一直到晚上九点。她的邻居在晚上十点半钟曾听到尖叫声,隔天早上贝提斯的尸体就被发现在学校图书馆与贝提斯宿舍的路程之间,就躺在学校正在维修的石板路。在尸体的身上的福斯汽车配电盘盖还缠着电线。她被残忍的凌虐致死。一只男性的天美时手表和撕裂的袖子掉在现场附近。虽然手表的指针停在十二点二十四分,但是警方认为攻击事件发生的时候应该更早一些。在现场还发现军靴的鞋印。

一个月后,在1966年11月29日,一封打字机写成的信寄到了河滨市警局,上面还写有河滨市印刷公司的字样。信的标题是自白,信件的作者表示要负起贝提斯命案的责任,并公开命案的细节,并警告:'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同年12月,在河滨市立大学图书馆的桌子下方发现一个雕刻出来的诗。标题写着《活的厌倦/不想死》(Sick of living/unwilling to die),诗的语调与书写方式与黄道带杀手的信件非常类似。上面的署名看起来像是rh的缩写。加洲最高《问卷》(Questioned Documents)审查人员舍伍德·莫雷尔认为这首诗的作者就是黄道带杀手。

1967年4月30日,大约是贝提斯案的六个月后,贝提斯的父亲约瑟芬(Joseph)、河滨市印刷公司与警方接到(推测为)相同来源的信件,这次是亲笔写的信。警方与印刷公司的版本里面写着:'贝提斯非死不可,之后还会(死)更多(人)'。被害人的父亲的信则写着:'她非死不可,之后还会(死)更多(人)'。信的后面签上了Z的字样。

在1971年3月13日,大约是艾利初次写下贝提斯案之后的四个月,杀手寄了一封信给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表明是他让艾利比警方更早发现这起命案,信中还写:'这只是最容易发现的命案,在地狱里还躺了更多(被害人)'。

关于这个命案是否与黄道带杀手有关,至今还没能确定。河滨市警局并未认定这起命案是由黄道带杀手犯下,但是他们承认杀手的信是真的,而杀手的目的是为了沌淆警方办案。

太浩湖

1971年3月22日有一封寄到记事报,给保罗·艾李的明信片,推测是给保罗·艾利。该信可能是来自黄道带杀手,杀手宣称发生在1970年9月26日的莱斯失踪案与杀手有关。这封信是由广告与杂志剪集而成,上头有着冰松大厦(Forest Pines)的广告,卡片上还写着'塞拉利俱乐部(Sierra Club)','找到第十二个牺牲者','看一下那棵松树','走过太浩湖','就在雪地周围';黄道带杀手的记号画在回信处。

唐娜·莱斯是一名在萨哈拉·太浩赌场(Sahara Tahoe)工作的护士。她工作到凌晨两点。按照最后一个被照顾的病患所言,她是在凌晨一点四十分进行看护,也没看到她离开她自己的办公室。隔天早上,她的制服与鞋子被发现在她办公室的一只纸包里,而且还脏得难以解释。她的车却被发现在她的公寓,而她的公寓里非常干净。不久,她的顾主与房东都接到了不明男人的电话,男人在电话中提到莱斯的家人发生了意外,要她快点离城。警方起初以为莱斯只是一个单纯的失踪个案,认为她只是单纯的离开,但是莱斯却从此消失。之后,本案最大的进展是在接近加州诺丹市(Norden)的塞拉利俱乐部(Sierra Club)的庭园里挖出一幅太阳眼镜。

还没有证据显示这个案子与黄道带杀手有关。

圣塔巴巴拉

在1972年11月13日的《Vallejo Times-Herald》报纸里写了,圣塔巴巴拉的警官比尔·贝克表示,这起案子可能是黄道带杀手所犯下。

1963年6月4日,这是黄道带杀手犯下贺曼湖路案的五年半前。高中生罗伯特·多明哥与他的未婚妻琳达·爱德华跷课后在隆波克(Lompoc)附近的海滩被射杀。警方相信攻击者打算捆绑被害人,但是被害人却企图逃跑,于是凶手用点22口径的手枪将两人击毙。于是凶手把两人的尸体放到附近的小屋,想烧掉尸体,却失败了。

真相大明

令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在沉寂近40年后,日前美国加州男子丹尼斯·考夫曼突然向FBI爆料称,他在整理已故继父杰克留在一个公共储物箱内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多件惊人铁证,足以证明继父杰克就是 "十二宫杀手"!2日,FBI宣布将对丹尼斯提供的证据进行全面调查,这一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凶杀悬案很可能将从此水落石出!

"已于2006年去世的Jack Tarrance(杰克·塔兰斯)于2009年6月26日当天被美国FBI经DNA测试与当年案发现场遗留血液所吻合,时隔40余年后,真凶就是Jack Tarrance。"

但是2010年4月份DNA检测结果被推翻,有人指责洛杉矶警方保存DNA结果和检测DNA结果的方法都不正确。但洛杉矶经反复仍认定他为最大嫌疑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