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不悔

  • A+
所属分类:历史人物
今天给大家说说杨不悔简介杨不悔的故事,杨不悔,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虚拟人物,峨嵋派高徒纪晓芙与明教光明左使杨逍的女儿,武当殷六侠之妻。
杨不悔

杨不悔

当初纪晓芙和殷梨亭先有婚约,后遇上杨逍,杨逍逼迫纪晓芙服从他,后生下女儿,取名杨不悔,为女儿取名"不悔"表示不后悔这段关系。因纪晓芙托孤,杨不悔幼时曾被主角张无忌千里迢迢送往远在西域的父亲杨逍,两人有一段冒险犯难之过去,以"不悔妹妹"和"无忌哥哥"相称。杨不悔对张无忌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却因怜生爱,爱上昔日母亲的未婚夫殷梨亭。嫁给殷梨亭,结局前已怀孕数月,幸福美满。

杨不悔,姓杨名不悔,杨是杨逍的杨, 不悔是其母亲纪念自己这段爱情的坚贞不悔,应取自柳永《凤栖梧》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一句 。纪晓芙的遭遇显然也影响到自己的女儿,杨不悔目睹母亲惨死,又与张无忌千里迢迢来到昆仑山寻到父亲,其间惊险动魄的事情时有发生,使得这个天真浪漫的女孩儿,在面临自己的人生时,总会做太多的 比较和选择[1]。

纪晓芙惨死灭绝手下,临终前将杨不悔托付于张无忌,恳请他送杨不悔去昆仑山找她的父亲杨逍。 此时当然是情非得以,也不过是权衡之计。昆仑山远在千里之外,两个半大孩子要前往,其间将遭遇什么样的情形,估计纪晓芙也没有太多时间考虑。但是,自古男女授受不亲,纪晓芙如此珍重的把杨不悔付托给张无忌,是否也有托付其终身的想法在其中,不得而知。不过,看金庸老先生把两个人的名字写的如此相近,倘若说完全没有任何想法,估计也未必。连杨不悔自己都说道,无忌哥哥,你看,我们的名字很像。

张无忌此后遭遇非人,再见杨不悔,是在光明顶上。一声"不悔妹妹"便勾起杨不悔的种种记忆,立马喊出"无忌哥哥"这四个字 。这其中已过了数年,且不说杨不悔早已从苕龄女童长成为妙龄女子,便是张无忌,也与当年有了极大分别,否则殷离第一个便该认出他便是当年蝴蝶谷的那个咬她的小张无忌。即便如此,一个称呼,便能唤回杨不悔的记忆,可见,这许多年来,在杨不悔的心中,其实也是没有忘记这个小哥哥的。

性格

长大后的杨不悔不怎么讨人喜欢, 她对小昭的残忍令读者心生反感。但如果从她小时候的遭遇来看,会养成她如此坚强决断与冷漠无情的性格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幼小时亲眼目睹母亲被杀,前往西域时沿路倍受欺凌,差点被煮来吃,连名门正派的昆仑派掌门都要灌她毒酒;后来跟着父亲,杨逍与明教众首脑争教主之位争得你死我活,又要应付各明门正派的挑衅踢馆,所见所学,造成她坚忍的性情。她的性格中本就遗传了杨逍与纪晓芙的坚毅果敢与聪明,面对周遭无人可信任,处处是敌人的情况下,她必须保护自己,对付小昭的凶狠也就不难理解。

然她的心狠手辣只用在坏人身上,也许根本没机会用上,杀人打架的事,她有个高手老爸顶着,还轮不到她。又或许也是杨逍刻意保护她,至少在江湖险恶,你争我夺的世界里,杨不悔没有受到污染,也没有迷失本性。这一点我想纪晓芙会很感激杨逍教女有方。因此只有在面对殷梨亭时,她的良善与温柔本质才尽数显露出来。虽然她和张无忌是青梅竹马,但以书中原文叙述,看不出她对张无忌有多少情愫,或许有一点,但更多是兄妹之情,否则以她的个性与日后争取和殷梨亭婚事的方式,若是喜欢张无忌,岂能无所行动。

爱情

杨不悔侍奉殷梨亭,起因应该是杨逍对殷梨亭的那份愧疚。无论如何,是杨逍先抢了别人的未婚妻,若不是他从中作梗,殷梨亭和纪晓芙这一对世家子弟,也应该是美满幸福的一对。可是杨逍终究忽略了殷梨亭的感受,只是理所当然的去回报,因此,当张无忌把杨不悔的话告诉他之后,他先是诧异,终究是默许了。他夺人所爱,还人家一个也是应该的,所谓一因一果,孰不可知。况且殷梨亭无非是年龄大了一些,但为人忠厚,又痴心长存,倒也是杨不悔的良配。

巧嫁殷梨亭

她的聪慧在她处理与殷梨亭的感情之事就可以看出。她先斩后奏,对殷梨亭亲口托付终身,殷梨亭没有拒绝。摆平殷梨亭这边之后,再找张无忌当说客,成功的让杨逍点头。看看她跟张无忌说的话,"无忌哥哥,我娘去世之时,托你照顾我,是不是?"一开始就先套关系,抬出过世的母亲,果然张无忌回想起过去,两小相依为命,纪晓芙的托付,就算杨不悔有什么再艰难的事,只怕张无忌都会为她办到。

张无忌促姻缘

然后最后又说:"无忌哥哥,我从小没了娘亲,爹爹虽亲,可是有些话我不敢对他说。你是我们教主,但在我心里,我仍是当你亲哥哥一般……"张无忌不知便罢,知道杨不悔和殷梨亭互有情意,一个当他是亲哥哥,另一个是将他视若亲子的师叔,能坐视不管吗?在听了杨不悔这番话之后还能拒绝她吗?她找张无忌可不是随便吐露心事而已,用意已经是很明显了。张无忌是老爸的头顶上司,又是救命恩人,他一出马,杨逍再怎么不愿意也要卖他面子。

因此她的婚事没有多受阻挠,她不必因此跟老爸翻脸,也不用闹的人尽皆知,面上无光,足见她处事的冷静与智能。由她行事之果决来看,她对殷梨亭可不是小女孩的一时迷恋,或是为母补过,甚至是同情而已,她是确确实实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爱殷梨亭。

张无忌医治俞殷六侠之时,杨不悔跟了进来。她不敢和张无忌的眼光相对,脸上容光焕发,心中感激无量,显然张无忌送她到西域、在何太冲家代她喝毒酒这许多恩情,都还比不上治好殷梨亭这么要紧。在杨不悔心中,没有什么比殷梨亭更重要。而后发现是赵敏使计,俞殷二人中毒,张无忌不等他说完,翻身而出,快步来到俞岱岩房中,只见殷梨亭双眼翻白,已晕了过去。杨不悔急得满脸都是眼泪,不知如何是好。他缓缓站起身来,杨不悔问道,当真无药可救了么?连勉强一试也不成么?张无忌摇了摇头。杨不悔应道:"嗷!"神色泰然,并不如何惊惶。张无忌心中一动,想到她所说的那一句话来:"他要是死了,我也不能活着。"(第二十五章,《举火燎天何煌煌》)

其时杨不悔已与殷梨亭成婚,一同来到濠州。张无忌笑着上前请安,大声叫道六师婶!杨不悔满脸通红,拉着他手,回首前尘,又是欢喜,又是伤感。显示夫妻二人鹣鲽情深,杨不悔的确是沐浴在幸福中。殷梨亭与杨不悔婚后夫妻情爱甚笃,金庸虽然只给了这一句评语,然已胜过巨大篇幅去描述。(第四十章《不识张郎是张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