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柳霜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黄柳霜简介和黄柳霜的故事,黄柳霜(英文名:Anna May Wong,1905年1月3日-1961年2月2日) ,女,1905年出生于洛杉矶,是第一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
黄柳霜

黄柳霜

在影片《红灯照》中,她首次登上银幕,其后又在《羞耻》、《海上灾祸》、《雷鸣的黎明》等片中出演重要角色。1924年,在D.范朋克主演的神话片《巴格达窃贼》中扮演蒙古女奴一角而成名。1961年初,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黄家祖籍广东台山,赴美的第一代的黄柳霜的祖父,可谓最早一代来加州淘金的华工。到了第二代黄柳霜的父亲黄善兴时,黄家已在唐人街开一间洗衣铺来维持生计。

黄柳霜的家庭是非常传统的。其实,在海外处于弱势地位的华人家庭,为了保护自己在异国他乡的起码的尊严和文化,往往会加倍地珍惜和维护传统文化。要知道,那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小ANNA和姐姐在学校里常会受到白人同学的欺侮。他们常常要故意扯她们的小辫子为乐。坐在黄柳霜后面的一个男生常用别针扎她,想试试中国人有没有"痛"的感觉。后来,为了免于女儿们常在学校受欺侮,父亲才将她们从白人学校转到唐人街的中国学校。

黄柳霜算是移民美国的第三代华人。家中靠经营洗衣店为生。黄柳霜共有兄弟八人,她排行老二。在她上小学的岁月里,正是好莱坞电影 制作的开端,看电影成了人们时髦的玩意,小小的黄柳霜姊妹们,一下子就被电影所吸引,黄柳霜常常翘课溜进戏院,也曾为了看电影省下午餐饭钱而生过病。

发家史

当时在默片时代的好莱坞,常常拿挖苦东方人或丑化华人的故事作为拍片的题材,因而也时常到中国城出外景,而且常常就地取材招用华裔临时演员。

一天,正好一部叫《红灯笼》的影片在中国城出外景,由当时第一红星纳姬睦娃来饰演一位欧亚混血儿,剧情需要东方脸孔来搭配,才14岁的黄柳霜在毛遂自荐下,轧上龙套一角,从此便在1919年,踏入星光之路。

在她40余载的电影生涯中,黄柳霜共拍了50余部电影,她也是第一位进入好莱坞闯荡的华裔,在那充满族裔歧视的环境下,同时还得承受家人的极力反对,单刀直入在那有如鲨鱼出没的好莱坞水域里力争上游,历久不衰,若是没有两把刷子,早就像《星海浮沉录》般地消失无踪了。

从默片开始一直到天然彩色,逐步将她推向世界级的明星地位,不折不扣地成了一东方红的艳星。当时黄柳霜的芳踪和动态,也三不五时地出现在北美、欧洲、澳洲、南美,及东南亚、中国、日本的电影杂志上。

1928年在她姊姊露露陪同下来到欧洲,在她旅欧的3年间,黄柳霜首先在德国拍一部叫SONG 的电影。在欧陆也带来了旋风,从英国到荷兰、从西班牙到意大利、从匈牙利到罗马尼亚等,都抢登她的报道。德国名摄影家爱德华·史坦钦,也将黄柳霜的写真集,刊登在法国发行全球的《名利场》杂志上,这份杂志在当年上海法租界也可买到。

欧洲影迷对她的热情反应,也使得美国国内的高级杂志为她保留版面。不久黄柳霜又足踏法国,法国 人本来就对中国的丝绸、瓷器和建筑有兴趣,这回来了一个有血有肉、风情万种的华裔艳星,因此更造成法国观众对她的爱慕。

不久黄柳霜来到英伦三岛,并在这里参加由德国电影导演杜邦导演的电影《皮卡迪利》(Piccadilly)的拍摄。她特别喜爱伦敦,深觉人们对她的关心与友善。她的风采与神韵不仅让前来采访的记者为之倾倒,连一般的影迷也因她那股神秘的吸引力,而争先恐后地一睹她的真面目。

《皮》片巨大的宣传海报悬挂在伦敦各个电影院、餐馆、舞厅及剧院里,同时海报也在亚洲出现,上海也可看到。黄柳霜欧洲之旅,确实造成一连串的"东方效应",所到之处无不轰动。

1930年代初,25岁的黄柳霜自欧陆返美,片约立刻如雪片般地飞来,就在她尚未办好入关手续之前,片商们已备好合约书并捧着预付的酬劳在关口守候。在纽约上岸后,她先在百老汇演了167场舞台剧,事后又拍成电影,同样造成轰动。黄柳霜此刻的影业事业如日中天,在巅峰上跳跃历久不衰。

中国感情

这位小女子爱国又爱乡。1936年春,她终于踏上从未去过的母国土地──上海。当船尚未靠岸前,一群记者坐着舢板抢先访问,当她通关后,不慌不忙地摆出各种pose,任由记者猎取镜头。和她前来的洛杉矶记者,也将画面一一纳入镜头,以备返美后在洛杉矶《赫司特时报》发表。到场欢迎黄柳霜的,除了上海电影界外,还有国际学权威顾维钧大使及夫人,和林语堂博士等社会名流。在上海期间,她饱览了"东方巴黎"的风光,并和国剧大师梅兰芳共进晚餐。当时的《良友画报》也对她作出一系列的报道。

黄柳霜数度强调她对母国文化的渴望与敬仰,不时还能将林语堂博士在美国出版的《吾土吾民》朗朗上口。可是在另一方面,上海的"狗仔队"对她以往在好莱坞演出伤害华人形象的电影,却作出刻薄的人身攻击,黄柳霜就此作出正面的捍卫,声称若不由她接片, 势必由白人演员来饰演,反而更没有机会维护华人起码的形象。有的小报对她既没结婚,又无男友,也翻出来炒作。黄柳霜刚刚抵达上海时,虽然媒体的报道颇为负面,但黄柳霜都能耐心对答,迎刃而解,即使那些特别难缠的记者在访问完后,都会要她的签名照。另一方面,她能被国剧大师梅兰芳招待,同时又和红遍全国的胡蝶双双同进同出,这也大大的改变了国人对她的态度。

除了在上海外,黄柳霜也上访北京,在路过南京时,也成了国民政府的正式来宾,北上时她还去了天 津的妈祖庙,也登上了山东泰山。当时的《北洋画报》也大幅刊登了她的芳踪。对黄柳霜本人来说,真是一次文化的"寻根之旅"。在中国停留9个月的黄柳霜,于同年返回美国,并决定在洛杉矶长住,以便和好莱坞保持关系。

在《好莱坞派对》这部电影中,她和克拉克·盖博对戏,黄柳霜在片中巧用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把她刚从中国带回来的旗袍一件又一件地在影片中展示出来,同时也多了很多提升中国人形象的对白。

在1930年代期间,由赛珍珠所写的诺贝尔文学奖巨著《大地》,也被改编拍成电影,片中公正地描绘了中国农民的善良与纯朴,因而也改变了美国社会多年对华人的偏见。后来黄柳霜也因此和赛珍珠在公益事业上,彼此合作。战后的黄柳霜,随着年华已去,片约大不如前,有段时间她还投入美容事业,成为"中国养生美容"的代言人,她告诉客户,要多看家中所养的金鱼,因为这样可以增加眼球的运动。

差不多息影5年的黄柳霜,终于在1949年,派拉蒙电影公司又找上门来,为她摄制新片。此外, 还有电视公司,为她制作《柳霜夫人的画廊》影集,但好景不长,她无法在新来的媒体宠儿--电视里有所斩获。人到中年,体力上及情绪上也大不如前,黄柳霜不时在片场向他人讲述以往的风采,同时也对好莱坞总是叫她饰演东方"坏女人"角色而不满。黄柳霜喜欢研读卡奈基的《正面思考》,在她演艺事业的晚期,并没有像好莱坞那些过气的明星,走向自我毁灭的路途,尤其是在私人财务管理上,未使她陷入潦倒的窘境。

她虽然不是特别富有(仍拥有数栋房产),但绝对不需他人的接济。不但如此,她还能把她的弟妹们拉拔成人。到了1960年代,黄柳霜还在《花鼓歌》及《苏丝黄的世界》电影拍摄中相继被邀,准备演出。正当她重返影坛之际,在1961年2月2日下午,黄柳霜因突发心脏病,而猝逝寓所。死后葬于洛杉矶母亲墓旁,墓石上没刻上一个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