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曼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谢尔曼简介和谢尔曼的故事,威廉·特库赛·谢尔曼(1820年2月8日-1891年2月14日),是美国南北战争中北军中地位仅次于格兰特将军的将领。美国内战时期联邦军著名将领,陆军上将。
谢尔曼

谢尔曼

1840年毕业于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参加过1841-1842年对佛罗里达州印第安人的作战和美墨战争。1853年退役。1859年重返军界,任路易斯安那州军事学校校长。美国内战爆发后,历任联邦军团长、旅长、师长,参加布尔河、维克斯堡、查塔努加等作战。1864年3月任联邦军西战区司令,与U.S.格兰特共同制订东西战场协同作战、分割歼敌的计划。9月率部攻占战略要地亚特兰大。11月起率兵6.2万人深入南部同盟腹地佐治亚州,攻占萨凡纳,成功地实施了"向海洋进军"的作战方案。尔后挥师北上,配合格兰特围攻南军主力,迫其投降。在作战指挥上反对墨守成规,主张以连续进攻摧毁敌抵抗意志,善于以骑兵实施远程奔袭。1869年接替格兰特任陆军总司令,晋升为陆军上将。1884年2月退休。著有《美国内战回忆录》。

由于他提出了"进军海上",通过美国佐治亚州,摧毁大量的联邦军基础设施。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他是"全面战争"的早期倡导者。

很快,无情的战火如燎原之势在美国的各地蔓延。作为民兵预备役,谢尔曼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征召,至少得为联邦服役三个月。然而,出乎外人意料的是谢尔曼竟然写信给军部长,主动要求把他的服役期从三个月延长到三年。在他看来,要么不回到军队,要么就要战斗到底。利用当参议员的弟弟的影响,6月20日,谢尔曼再次正式回到了军营,被授予上校军衔,成为了密苏里第13步兵团的指挥官,很快又被提拔为麦克拉伦军第一师的代理旅长。

谢尔曼的头一场战斗是很悲惨的回忆,他的旅参加了第一次公牛跑战役(Bull Run)。谢尔曼的旅遭到了南军加农火炮的猛烈炮击,损失异常惨重。当时,他的部队被安排在一个裸露的山脊上成为了南军最明显的炮击对象,而上司又不允许他移动,结果就这种活活被击中炮击了2个小时,3分之2的人员伤亡。 到了10月,谢尔曼由于这次惨重的经历被调离了东线,被授予准将军衔派往了肯塔基州负责防务工作。当时谢尔曼写信给军部部长卡梅伦说,如果给他6万人,他就可以把南军赶出肯塔基,如果给他20万人,他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封信被捅给了新闻界,登在了报纸上。结果,他被舆论指责为狂妄自大和痴心妄想,甚至有人公开评论他为"疯子"。

到了11月,组建了田纳西方面军,而谢尔曼成为了第一师师长。田纳西方面军在夏伊洛(Shiloh)迎来了他们的头一次战役。头一天,北军显然无法适应南军的迅猛打击,匆促迎战结果自然是大败而归。而日后,谢尔曼的部队赶到了战场,而他也总算有了机会洗刷先前的耻辱。谢尔曼当南军迅速向先前溃退的北军追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从斜里杀出猛击了对方的侧翼。南军遭到了这一出其不意的打击,顿时乱作一团,败退中的北军又趁势大杀回马枪,反败为胜将南军彻底击溃。

1862年7月,谢尔曼被任命为孟菲斯军官区总司令,负责对南军的坚强据点威克斯堡发动进攻。但是由于兵力严重不足,谢尔曼的攻击并不成功,战局陷入僵持。直到了格兰特的大部队开到。10月,格兰特命令谢尔曼乘船顺流而下配合其陆上进攻。12月26日,谢尔曼在维克斯堡上游开始上岸,格兰特由于遭受弗雷斯特和范多恩对其铁路线的成功袭击, 放弃了自己的进军。林肯搞了个钳形攻势,命令部队从新奥尔良逆流而上,南军约翰·彭伯顿将军打退了谢尔曼。来自南面的班克斯部队的运动也被赫德森港的南军防御工事所阻挡。格兰特于1863年1月29日亲自在维克斯堡担任指挥.。

在春天的大雨和洪水平息下来之前,格兰特的部队不能进行有效的行动,于是 格兰特决定绕过维克斯堡,在其下游过河,从东边间接地接近该城,这次行动由本杰明·格里尔森上校对密西西比的袭击作掩护。4月 , 30日,格兰特渡河,决定完全放弃他的交通线,插向内地。他采用了拿破仑一世的那种插入两敌之间然后各个击破的战略,

到5月 1日,谢尔曼已将约翰斯顿赶出密西西比州的杰克逊城,而且彭伯顿由维克斯堡出发的进军已被阻挡。虽然彭伯顿还有力量再战,但他撤回到原来的防御阵。格兰特 5月 19日的强攻失败,于是对该城实行围困。

维克斯堡城内南军兵力约有 3.7万人,但格兰特逐渐得到增援,最后,与不幸的彭伯顿对阵的北军达 7万多人.约翰斯顿曾命令彭伯顿不要失去后撤的机会,但是,军事会议确定,后撤已不可能。多纳尔逊情况又重演了,约翰斯顿于是打算派去援兵,但守备部队饿得没法,于 1863年 7月 7日投降。约翰斯顿向东撤,谢尔曼在后面追。7月 9日,哈德逊港守军投降,整个维克斯堡战役结束。谢尔曼与格兰特一起攻下维克斯堡后,使密西西比河重新通航,沟通了与北方的商业来往,这对北方的作战行动具有重要意义,不久,谢尔曼被晋升为少将。

10月,北军罗斯克兰斯把部队撤进查塔努加,南军布雷格包围了该城 ,并用部队包围通向该城的南部通路以及用骑兵来袭击联邦军队的交通线。由于罗斯克兰斯使用的唯一的一条补给线曲折迂回,并不时遭到南军骑兵的袭击,到10月中旬,部队几近绝粮,北方指派胡克,并从波托马克军团抽出两个军乘火车赶来增援,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一次铁路调动中。 2.3万人在12天之内行程1200英里,陆军部同时还命令谢尔曼指挥的4个师也赶到这座被围困的城市。

10月 17日,林肯派格兰特为西线总指挥,罗斯克兰斯因为战事失利一蹶不振,林肯则派托马斯接替罗斯克兰斯,胡克在卢克奥特山下开辟了一条直通查塔努加城里的铁路供应线,到1863年11月格兰特已作好了进攻的准备,24日,胡克攻占了同盟军卢克奥特山上阵地。次日,托马斯攻打密逊纳里岭。格兰特原计划从两面实施包围,但谢尔曼在左翼受挫,因此计划未能如愿。勃拉格残部溃逃至佐治亚州的多尔顿附近,但未受到任何追击。从此,通向亚特兰大的大门被打开了, 阿巴拉契亚防线易手,南方的战略重点失守。

格兰特计划发动一场重大的冬季战役,希望能从新奥尔良进入莫比尔,由于华盛顿担心田纳西东部和中部的安全,格兰特的这一战役计划未能实现。虽然格兰特不能实现他的莫比尔战役,他仍派谢尔曼自维克斯堡开往密西西比河的梅里迪安,这是他奔袭战略的第一个实例。 谢尔曼于1864年2月初率领2.5万人离开维克斯堡,破坏了密西西比河中部的铁路和资源,然后,又在他 3月初返回维克斯堡之前撤到了坎顿。

1864年是北方向南方发起战略进攻的一年,林肯撤换了作战消极的麦克莱伦,几经挑选将格兰特召回华盛顿(并于3月9日任命他为全军总司令统一指挥东西战区的所有的北方军队,格兰特撤换了平庸的伯恩赛德、比尔等高级将领,任命智勇双全的谢尔曼为密西西比河战区司令,同时被晋升为少将。哈勒克为参谋长、米德为波托马克河战区司令,负责战术指挥。北方以前没有统一指挥,各战区司令自行其是,至此北军终于形成了一个得力的指挥部。格兰特的春季战役计划是一个宏伟的战略设想,它将在尽可能多的战线上同时施加压力,使 " 整个陆军拧成一股劲,指向一个共同的中心目标。在东线,由一些较小的部队在战略侧翼进行策应,米德则率部攻击弗吉尼亚军团,在西线,谢尔曼的任务是对付约翰斯顿的部队,然后 " 尽可能深入敌方领土腹地,并全力破坏敌方战争资源,在扫荡乡村的同时,谢尔曼还决心打击对方的民心,他写道:" 当时,我的目标就是要狠狠抽打南军,压倒他们的气焰,钻入他们的内心深处,使他们对我们谈虎色变。

但是,这一计划一开始就流产了,班克斯并没有去进攻莫比尔,相反,林肯命令他沿雷德河而上,去阿肯色和路易斯安纳北军占领区协助重建联邦临时政府, 并警告在墨西哥的法军不要轻举妄动,同时控制该地区的棉花供应。由于这一方向与谢尔曼和格兰特背道而驰,红河战役实际是一次战略失误,而且班克斯的指挥无能又使得情况越来越糟,南军部队把他的军团围困在百慕大小区内。格兰特写道:" 他根本无法再对里士满发动任何攻击,就像被关进一只塞得紧紧的瓶子里一样。

在这一阶段里, 南北双方均根据前一段作战的得失, 对各自的战略计划作了较大修改,以便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格兰特的意图是要击败罗伯特·李和约翰斯顿的部队,除谢尔曼部仍继续向海洋进军外,格兰特的目标不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歼灭敌军部队。格兰特也给他下达了那条著名的命令"create havoc and destruction of all resources tha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the enemy。"明确要求谢尔曼对南方进行毁灭性的不计后果,不惜代价的摧毁。即不但消灭敌人军队,还要摧毁敌人的经济基础和敌方居民的战斗意志。格兰特和谢尔曼的总体战略 在美国军事史上影响极大,在以后的 无条件投降、核威慑和大规模报复等思想中"都可以看到这种战略的影子 。

按照格兰特和谢尔曼共同制定的作战计划"规定东西两个战区分3路同时向南方发起协调一致的进攻,东线为主攻方向,以歼灭罗伯特.李军团为主要目标。靠不间断的一系列战役,消耗南部同盟的军队,然后相机夺取里士满。巴特勒的部队则由东向西"直攻里士满。谢尔曼军则由西向东南横扫,深入敌后占领佐治亚州。前出到大西洋沿岸。对南方的东部地区实施中间突破。

由谢尔曼指挥的西部战区的部队包括托马斯将军指挥的坎伯兰军团。约翰·斯科菲尔德将军指挥的俄亥俄军团和詹姆斯·麦克弗林将军指挥的田纳西军团。这时,谢尔曼的手上兵力为98787人和254门火炮。格兰特想把罗伯特·李的部队牵制在弗吉尼亚。好让谢尔曼从后面将同盟军打垮。

约翰斯顿接替了克雷格的职务,克雷格虽然仗没打好,但他还是作为总统的军事顾问到里士满去了。格兰特指示谢尔曼战胜约翰斯顿,打到敌人的内线去,尽一切可能破坏南方的作战资源"谢尔曼对其任务的后一部分渐渐着迷,实施破坏的范围确实非常广泛"。

1864年的主战场是在西线,5月谢尔曼集结10万精兵强将开始了亚特兰大战役。而与他对阵的约翰斯顿的南军只有6.2万战败之师。起初,这个红发俄亥俄人遭到了在约瑟夫·约翰斯顿(Joe Johnston)指挥下南军的奋力反击。 南军使用的是一种道道地地的拖延困敌战术,在一个又一个坚固设防的阵地上与北军作战。6月27日,谢尔曼错误地判断约翰斯顿已拉开战线,中心空虚,便发动了攻击"谢尔曼采用正面进攻的手段进行突击,此举给自身造成了3000人的伤亡" 后来, 谢尔曼改用他那特更拿手的迂回战术,不直接进攻,诱使约翰斯顿向查塔努加后撤"接着,北军第一次向东迂回,这就迫使约翰斯顿不得不撤出阵地,退到了桃树湾"。谢尔曼的侧翼打击战术是在南北双方都使出了名的,约翰斯顿当然很清楚。谢尔曼就是这样两次让本已经获胜了的南军不得不后退,放弃了阵地后撤。

邦联国的总统杰弗逊·汉密尔顿·戴维斯显然对约翰斯顿的"不战而退"很不满意,解除了他的职务以约翰·胡德将军(John B.Hood)取代之。胡德在葛底斯堡失去一只手臂,又在奇卡莫加失去了一条腿,但仍斗志不减。正如谢尔曼和戴维斯预料的那样,胡德对联邦军发起了进攻,3天之后,胡德在桃树湾以斜形战斗队形出击,结果反而自己溃退下来,一直退到亚特兰大。22日,胡德又在亚特兰大发起攻击,但都失败了。

谢尔曼大胆采用了无后方依托的奔袭作战,目标是歼灭约翰斯顿军并夺取南方的工业中心亚特兰大, 谢尔曼军从查塔努加出发,轻装潜行,迂回敌后,直指亚特兰大。亚特兰大的地位仅次于里士满,有着无价之宝般的军事工业。还是连接西部和弗吉尼亚的最后一条铁路干线枢纽,如果失去亚特兰大,特别是如果不战而走,对于南方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 7月22-28日的亚特兰大和埃兹拉教堂等战役中, 北军部队利用阵地防御的有利条件,打死打伤敌军1.3万人,自己损失6000,人,胡德部队血洒疆场而徒劳无功,造成了士气顿挫,逃亡剧增。月底,南方胡德军发动了几次反攻均被击退,南军伤亡约1万人,戴维斯下令停止进攻,部队在亚特兰大周围掘壕苦守。像格兰特一样,谢尔曼也开始了围城战。谢尔曼对亚特兰大的防御作了确切的估计,没有采取直接进攻的办法,而是于8月31日将亚特兰大与梅根铁路线的往来切断。这样,胡德被迫撤出亚特兰大。9月2日谢尔曼攻占了战略要地亚特兰大后,尽管胡德的部队漏网,北方仍大举庆祝。

谢尔曼在占领后对当地居民下达了公告,要求所有民兵放下武器,所有市民离开市区。之后,就命令北军在11月离开前纵火烧毁整个城市。成千上万名老人和妇女为阻止联邦军火烧亚特兰大,坚决拒绝离开,他们以为只要他们还在城市里,联邦军为了顾及他们的性命,就不敢放火。但他们太天真了! 当联邦军官兵准备纵火时,老人和妇女们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联邦军士兵的大腿,放声大哭,声嘶力竭哀求士兵们看在上帝的份上,饶恕他们的城市和家园……但士兵们一脚踢开他们,同时在城市的各条街道纵火。

大火迅速蔓延全城,联邦军士兵自己安全及时地撤出了城市,根本不理会那些老人和妇女。可怜那成千上万的老人和妇女,在铺天盖地而来的大火前绝望地挣扎和惨叫,相互践踏……没有一人逃出火海。 联邦军同时严厉警告撤出城外的亚特兰大居民,任何人如果试图救火,一律格杀勿论, 大火足足延烧了半个月之久。夜晚,翻腾的烈火窜起一百多米高,把整个天空烧得如同白昼,在距离亚特兰大20英里之外都能看到被烈火烧红的天空。白天,从整个城市翻滚而上的巨大浓烟遮天蔽日,使得亚特兰大周围200平方英里内如同黑夜…… 城外,无数惊恐绝望的亚特兰大居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城市、家园和亲人被烈火无情地吞噬,撕心裂肺,顿足捶胸,哭声震天动地……亚特兰大的神甫们默默地站在熊熊燃烧的城市前面,绝望地对着火红的天空,不停地划十字和祷告,为自己的城市和葬身火海的冤魂送行。

曾经是南方最繁荣最美丽的城市亚特拉大在这次浩劫后荡然无存,全部化为废墟,只剩下了一条街幸存下来。这条街如今成为了亚特兰大的一个历史象征,被叫做地下街(The street under ground)。整条街的的确确是在地下,要坐电梯下降才能到。换句话说,如今的整个亚特兰大都是在原来的废墟之上建立起来的!旧的市区被完全地摧毁,埋于了地下。

谢尔曼虽已深入到了南部同盟的一些重要城镇,从而部分地完成了交给他的任务,但是他并未能歼灭敌军。此时,谢尔曼变得懒散漠然起来,允许士兵们到处躺着休息,无所事事,而同时他却推行了一项严酷的占领政策。不过他在军事上的胜利确实增强了林肯在总统选举中的地位,甚至可以说帮助林肯击败了麦克莱伦以及那些企图在南北方之间寻求和平解决的民主党人。谢尔曼攻占亚特兰大,给南军以粉碎性打击, 他的攻势与格兰特遥相呼应,但谢尔曼也面临着许多难题:全军的补给都系于通往纳什维尔的铁路,为此,谢尔曼写道:要动用整个军团来守卫,每一英尺铁轨都事关全线。

崎岖不平的地形对防守十分有利,约翰斯顿深知其中奥妙,他并不伺机发动进攻,而是宁可让出土地也要保存实力。他企图诱敌深入,让他们对严阵以待的工事发动正面进攻, 然后耐心等待最有利的时机发动致敌于死地的反击。但谢尔曼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包抄南军左翼,决不给约翰斯顿以可乘之机。双方军队短暂交火后,北军从约翰斯顿最初的阵地沿洛基菲斯岭向肯尼索山前进。

9月27日,戴维斯同意胡德袭击查塔努加,间接地逼近敌人,两军相遇,互相吸引,这样就可迫使谢尔曼撤出佐治亚,由胡德牵着鼻子走,胡德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对南方有利的条件下诱使谢尔曼与之作战,南方军队可以从亚拉巴马沿蓝山塞尔马铁路线得到供应。为了对付福雷斯特的骑兵在田纳西的袭扰,谢尔曼于29日派托马斯回纳什维尔布防,同一天胡德命令其部队开始行动。谢尔曼以5.5万人的兵力尾随,但是南部同

盟军动作机敏,甩开了追踪的北军。

胡德转而西进至亚拉巴马的加兹登,因为他认定自己队伍士气已不能与谢尔曼的军队再战。当时他决定去消灭托马斯,进占肯塔基州,并沿途补充兵员。如果谢尔曼尾随而来,胡德准备在肯塔城与他交战,如果谢尔曼不跟着来,胡德就向东穿过坎伯兰峡谷,与罗伯特·李部会合,共同对付在彼得斯堡的格兰特。谢尔曼增援了托马斯"

11月2日,谢尔曼长期渴望的向佐治亚州的沿海重镇萨凡纳进军的计划得到格兰特的批准。到10日那天,谢尔曼部队已上路开回亚特兰大,两天之后他放火烧城,随即便开始了他的向海洋进军的计划。

此时,胡德率部北上,威胁谢尔曼的铁路线,联邦军一个月来一直在徒劳无益地企图驱赶他,最后谢尔曼决定不再依赖易受打击的补给线,而经佐治亚发动一次大规模进攻,当时胡德却在准备入侵田纳西。谢尔曼的计划是出于后勤上和心理上的考虑,他要削弱南方的财力物力,向南方人,甚至是那些最顽固的叛逆者表明,南部同盟已末日来临。

11月中旬,谢尔曼挑选了,6.2万精兵,其中有大批黑人,携带20天的口粮从亚特兰大出发,他们一路抢掠, 耀武扬威,为了迷惑敌军,谢尔曼命令部队成多路纵队浩浩荡荡,齐头并进。为革命胜利所鼓舞的士兵们,在行军中高唱:约翰·布朗的精神引导着我们前进的歌曲,奋勇前进。谢尔曼军在一个多月时间里,长驱 460多公里,沿途毁坏南方的种植园,城镇、村庄、工厂、企业。

削弱了敌人的战争潜力。谢尔曼率兵深入南方联盟腹地佐治亚州。这是一次破坏性的,但却是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抵抗的进军。他放弃全部辎重运输,轻装前进。谢尔曼将军的名言录:"我们一定要清除和摧毁一切障碍,只要我们认为有必要,就杀死每一个人,夺走每一寸土地,没收每一件财物。一句话----无情地摧毁我们见到的一切东西……我就是要让整个乔治亚州都鬼哭狼嚎,我就是要让整个乔治亚变成地狱,我就是要让所有乔治亚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穷人和富人,都感受到刻骨铭心的痛苦,我的军团将毁灭乔治亚州而后快," 在谢尔曼看来,对南方普通人民的打击必须和对武装部队的打击一样彻底。 从亚特兰大开始,尽管谢尔曼将军领导的北军一直处于相当顺利的形势,但是为了彻底地吓住南方,他命令部队将遇到的民房一路烧下去,同时杀死所有遇到的一切牲畜和反抗的人。

几乎把经过的地方碾平如同压路机一般,所有树在地上的东西都被完全地摧毁。 他的大军一边一路推进,一边彻底摧毁所到之处的一切物资设施,抢劫平民的粮食和财产,杀死反抗的平民,焚毁农田,炸毁村庄,用石灰封堵水井,捣毁铁路,抢劫和驱逐了一个又一个城镇居民,烧毁一座又一座城镇。谢尔曼的部队还没有来到,十几英里之外就可以看见蔓延而来的冲天火光,而当谢尔曼的部队离开的时候,地面上只剩下了烧焦的泥土和孤零零的几个正冒着烟的树杆。

谢尔曼也此时讲出了他那句让所有美国人震惊的那句名言"战争就是地狱!"(War is Hell)据事后估计将近10万当地居民由于谢尔曼的扫荡政策失去了家园和生活来源而非正常死亡。数倍于此的人沦为难民,失去了家园。 12月 21日,北军在海军配合下,攻占了萨凡纳,击败胡德将军的部队,将南部同盟的领土东部分割成两半,胜利完成由查塔努加经佐治亚州到大西洋沿岸的向海洋挺进的作战方案,为最后战胜南方奠定了基础。谢尔曼特地把攻占萨凡纳作为献给林肯的圣诞节礼物。 之后,当然也是将城市付之一炬,片瓦不留。

1865年,战争进入了尾声。南方已到山穷水尽,濒临崩溃的边缘,罗伯特·李军团一度只有两天的粮食,南方生活用品奇缺,经济活动陷于瘫痪。士兵毫无斗志,逃兵多达数万人,而且南军的两大主力野战军团中已有一个全军覆灭了,黑人奴隶不断逃亡或者举行暴动。但是南方叛乱者仍在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爱德华·罗伯特·李升任南方的军队总司令,他寄希望于和约翰斯顿的军队会师,以防御战略消耗北方力量,以达妥协求和的目的,但是由于缺少人力物力和机动作战的能力,未能实现上述目的。

当1865的战役开始时,北方斗志昂扬,联邦已控制了南弗吉尼亚,谢尔曼正向海边进军。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已估计到罗伯特·李突破北军防线与北卡罗来纳的约翰斯顿军会合的可能性,决心发起最后的总攻击。不给南方以丝毫的喘息机会。1月15日,北方军队在60艘军舰掩护下向南方最后一个港口威尔明顿展开攻击,经3天的炮击,夺取了港口外屏障弗希尔堡。

2月初,谢尔曼大军6万人出其不意地从萨凡纳向南北卡罗来纳进攻。谢尔曼的部队,穿过卡罗来纳,再度开始摧毁南方资源。直捣罗伯特·李军的后方,打击南军的士气,尽管卡罗来纳的艰苦进军不如向海边的进军那样广为人知, 但它却是一项更为出色的成就。这次进军要穿越众多的河流沼泽,困难大大超过了 向海洋进军的程度,这次的路程更长,地形和气候更为恶劣,并遭到南军的顽强抵抗,由于士兵们对南卡罗来纳复仇的愿望十分强烈,他们的破坏行为比在佐治亚时更为严重。谢尔曼军一路上过关斩将,于2月 16日攻克哥伦比亚,纵火烧毁了整个城市的全部民居和公共设施,只有南卡大学和行政机关的建筑得以保留。

之后,谢尔曼将军的部队又一路向北烧将上去,一直烧到南卡罗来纳的查尔斯顿,查尔斯顿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谢尔曼用数百门重炮对查尔斯顿进行屠杀性的炮击,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于炮火。待到2月18日谢尔曼将军攻下查尔斯顿,已经一片断壁残垣。就这样一座已经变成废墟的城市,谢尔曼大军也不放过,照例点了一把大火。在查尔斯顿的郊外,至今还留下一堆堆被北军焚烧后的黑瓦砾的庄园。使罗伯特·李军团的供应物资全部化为灰烬。2月 22日攻占威尔明顿,南方与外界的联系被彻底切断。

1个月后, 双方在本顿维尔进行了本次战役中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战斗,约翰斯顿在恢复指挥职务后,试图在 3月16日于北卡罗来纳的阿弗里斯博罗阻止谢尔曼前进, 但是谢尔曼的进军不可阻挡,有几成是因为他的出击目标从来是摸不透的。 3天之后,约翰斯顿在本顿维尔再次失败,约翰斯顿企图打垮谢尔曼的左翼,但未成功。3月 23日,北军进入戈尔兹伯罗,他们在那里发现,被格兰特从田纳西州调来的斯科菲尔德部队正在那里等待着他们。谢尔曼一鼓作气,又向罗伯特·李的后方挺进,一年内行程1300余公里,在里士满附近,谢尔曼与格兰特率领的军队会合,达成对罗伯特·爱德华·李将军指挥的南军主力的合围。

南部同盟无可奈何,便要求罗伯特·李用少量兵力掩护里士满,罗伯特·李唯一的希望是能与约翰斯顿会师,因为如能合兵一处,或许可以打退谢尔曼,然后再集中力量对付格兰特,为使格兰特收缩其左翼,从此处打开一条生路,罗伯特·李在3月27日对处于北军中心的斯台德曼堡发起攻击,罗伯特·李先获小胜,随后便一败涂地。谢尔曼此时也已与米德会合一起,这样格兰特在数量上占的优势就超过了二比一,格兰特掌握了主动权。

3月 29日,格兰特对敌右翼展开新的攻势,南军拼死反击,但为徒步骑兵所阻击,第二天骑兵再次发起攻击,实际上消灭了罗伯特·李部侧翼,切断了南赛德铁路线,李的供应几乎断绝,人员也开始渐渐离散。4月1日,北军打垮了南军。4月 2日格兰特下令进攻彼得斯堡防线。面临此种绝境,罗伯特·李于4月 3日命令部队撤退,北军攻占了该堡,历时10个月的彼得斯堡攻守战中,双方伤亡重大,计:北军伤亡4.2万人,南,2.8万人,这是内战中最艰巨,伤亡人数最多的攻坚战。

南军已彻底崩溃, 仓皇撤出里士满,格兰特下令进行迂回追击,用骑兵截击消灭这支曾经是强敌的后撤部队的残部,北军穷追猛打,不使敌军有喘息之机。4月9日罗伯特·李以所属骑兵突破联邦军菲利普·亨利·谢里登的阵线未遂,在这种形势下,罗伯特·李无路可走,只得在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投降。北弗吉尼亚军团被彻底歼灭了,当格兰特为罗伯特·李那饥饿濒死的部队提供口粮时,他曾询问 2.5万份是否够用,罗伯特·李答道:太多了,太多了,不必浪费,因为当时他手下的士兵已不足 8千人。当回忆4月9日之夜时,一位联邦骑兵写道:" 我深信,而且坚信不疑,我将有一个安静的夜晚,那种安全感真是不可言喻。"4月 26日,约翰斯顿也举起了白旗,

到5月底,南部同盟的所有其他部队都已投降',南北双方各自所害怕的事情都未发生, 南方人本以为战胜者会进行大规模报复,但战后并未发生流血事件。格兰特、谢尔曼和其他人担心南部同盟会组织游击队继续作战,但也未出现游击队,许多南方军官表示反对游击战。到 6月 2日,南军全部放下武器$总计投降的南军,16 万人之多,南北战争结束了。

在此次内战破坏最严重的是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家乡所在的密西西比州。内战期间,该州60%的白人青壮年被杀,90%的城镇和种植园化为灰烬,平民的私有财产损失殆尽。战后,密西西比州不仅在全美最贫困的州中名列第一,而且这种贫困状况一直持续了一个世纪。

按今天的价值计算,谢尔曼的大扫荡给美国南方造成了2万亿美元的财产损失,有数以十万计的平民直接死于谢尔曼军团的大扫荡和抢劫引起的大饥荒,上百万人沦为难民。从30年战争起,在西方恐怕就不曾见过这样直接针对平民的战争暴行。当时邦联总统戴维斯称其为"美洲大陆的阿提拉"。谢尔曼的行为彻底地打破了旧时代战争的界限,他把战争扩大到了全体人民。一百多年来,美国南方民众的子孙对"谢尔曼的大扫荡"耿耿于怀,一代传一代。 美国内战双方的阵亡官兵大都得以安葬,但安葬的规格截然不同。据说北军尸骨全部由联邦政府掩埋,立碑纪念并刻上死者姓名和生卒年月。南军被看做叛匪,尸体乱埋于田野,没人立碑。

战后时期

战后谢尔曼被晋升为陆军中将于1866年,三年后又被晋升上将。作为格兰特的嫡系人马一直伴在其左右。曾接任格兰特成为美国西部军管区总司令,在1870至1880年发动了对印第安人的大规模清剿作战,彻底地消灭了印第安人势力。后又接任了格兰特陆军总司令的位置,将当时呼声甚高的温菲尔德·斯哥特·汉考克将军挤了下来,被怀疑是格兰特黑箱操作的结果。1884年退役。1891年,以71岁高龄去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