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萨斯传奇

  • A+
所属分类:希腊神话
希腊神话的柏萨斯传奇,虽然此时柏萨斯已经发育成人,她还是美得如花似玉,波力戴克第斯爱上她,想要得到她,却不要她的孩子,他就想了个除去柏萨斯的方法.在某个岛上有一些叫做高更的可怕怪物,它们以致人于死的魔力声名远播.波力戴克第斯明显地告诉柏萨斯神话关于高更的事.他大概是告诉柏萨斯,他宁愿得到高更的一个头,而不愿有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
柏萨斯传奇

柏萨斯传奇

阿古王阿克利西厄斯只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的,名叫黛尼伊.她长得非常美丽,胜过当地所有的女人,但这并不能使那没有儿子的父亲得到多少安慰. 

国王前往台尔菲庙里去祈求神论,问问他将来有没有希望做一个儿子的父亲.女祭司告诉他不会生了,而更糟的是,他将死在他女儿所生的儿子手里.国王惟一能避免这个厄运的方法,必须马上把黛尼伊处死———除了这么做外,别无选择的余地.阿克利西厄斯不愿这么做,事实上证明,他的父爱并不强烈,他只是畏惧神,众神会以可怕的惩罚加于那些杀害亲人的人.

阿克利西厄斯不敢加害女儿,便用青铜造了一间房屋,埋在地下,只留顶上一个开口,可让阳光和空气穿过.他就把女儿囚禁在这所铜屋里.“因此,美女黛尼伊得忍受,愉悦的日光换来铜墙铁壁,在那秘密如坟墓的房间里,过着俘虏似的生活,然而,宙斯仍然化身为金雨,来到她身边.”

当黛尼伊坐在那里度着漫长的日子和时刻,除了仰望天上的浮云外别无所事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上突然降下一阵金雨,充满了她的屋子.她是如何知道那是宙斯化成这种方式来造访她,我们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她所生的是宙斯的儿子.她暂时将生产的事隐瞒父亲,但是,在这范围狭窄的铜屋里,想隐瞒是愈来愈难.

最后,有一天,这个小孩———名叫柏萨斯———被他祖父发现了.“你的孩子!阿克利西厄斯非常生气地”问道:“谁是这孩子的父亲?但是当黛尼伊骄傲地回答:“宙斯”.他却不相信女儿.他惟一相信的是,这个孩子对他有可怕”的危险.他不敢杀这个孩子,原因和阻止他杀死女儿的理由相同,畏于宙斯和追踪凶手的复仇三女神富丽丝.

但是如果他不能直接杀他们,他仍可使他们踏上必死之路.他造了一个木箱子,把母子两个关在里面,然后带到海上,投入水里.黛尼伊和她的小孩坐在奇异的船里,日光渐渐黯淡,她独自在海上漂泊.“在雕刻的箱子里,当狂风和巨浪袭击时,恐惧跑进她的心灵,她泪流满烦,温柔地拥抱着柏萨斯,她说:“啊!儿子,我的心里是多么伤心,但是你柔和地睡着了,小宝贝,在这个仅仅是钉成的箱子里熟睡吧!这是你凄凉的家,翻腾的风浪多么像你柔软的卷发,不要理会刺耳的波浪,静静地躺在你的红斗篷上吧,可爱的小脸儿!”

她澈夜在起伏的箱里倾听水声,海水似乎永远想淹没他们.天已破晓,因为不能见到,她并没有感到宽慰.她也无法看到许许多多的岛屿,高耸出海面.她所知道的,是不久有个海浪似乎卷起他们,轻轻地把他们带上来,然后退走,留他们在一个坚硬和静止的东西上.他们已经登陆,由海上脱险.但是却仍旧在箱子里,没有办法出来.

命运之神———或者是宙斯,到现在才为他的爱人和儿子尽了点力———使他们被一位名叫狄克提斯的善良渔夫发现,渔夫发现大箱子,把它破开,将可怜的船货带回给和他一样仁慈的太太.他们没有孩子,他们照顾黛尼伊和柏萨斯,视如己出.他们母子在那里住了好几年,黛尼伊情愿让儿子跟着渔夫做低微的买卖,以避免危险.但最后,更大的麻烦来了.小岛的统治者波力戴克第斯是狄克提斯的兄弟,但他生性残忍冷酷.有一段漫长的时间,他并未注意到这对母子,但后来黛尼伊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此时柏萨斯已经发育成人,她还是美得如花似玉,波力戴克第斯爱上她,想要得到她,却不要她的孩子,他就想了个除去柏萨斯的方法.在某个岛上有一些叫做高更的可怕怪物,它们以致人于死的魔力声名远播.波力戴克第斯明显地告诉柏萨斯关于高更的事.他大概是告诉柏萨斯,他宁愿得到高更的一个头,而不愿有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

这些实际上似乎是他为了杀柏萨斯而计划的.他宣布他将要结婚,于是大会亲友以资庆祝,包括柏萨斯在内.每一位来宾依照传统,都带了送给未来的新娘的礼物.只有柏萨斯空手而来,他没有东西可送.他年轻又高傲,因此觉得羞辱,于是他站了起来,照着国王想要他做的方法做了.他宣布要送给国王一份比所有东西更好的礼物.他要前地去杀死密图莎,带她的头回来作为贺礼.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国王的心意,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提出如此的建议.密图莎是那群高更之一.“高更有三个,每一个都长着翅膀和蛇发,他们是凡人所见最可怕的怪物.看过他们的人,没有一个能再生存.”因为无论什么人,一看见他们,就会变成石头.

柏萨斯因恼怒而激起的傲气,好像使他作了一次徒然无功的夸耀.任何孤立无援的人,绝不能杀死密图莎.但是,柏萨斯却被他的愚蠢所救.两位伟大的神正在观察着他.他一离开国王的宫殿,立刻搭船前往希腊,以便知悉何处可以发现三头怪物,他不敢先去见母亲,和将他的打算告诉母亲.他前往台尔菲神庙,但是所有女祭司能告诉他的,是要他前往一处不吃蒂美特金黄谷粮,而吃橡树果实的地方.因此,他前往橡树密布的多多那岛,那里有宣布宙斯意旨的会说话的橡树,以及以橡实为粮的歇里人.然而,他们也只有告诉他,他在众神的保护之下,他们并不知高更在何处.故事中没有提到汉密斯和雅典娜何时以及如何来帮助他,但在他们来帮忙之前,柏萨斯一定很失望.

然而,最后在他继续流浪时,他遇到一位俊美的陌生人.从许多首诗中,我们知道他像一位脸颊刚长柔毛时最可爱的青年.没有其他的青年人像他一样,手持尾端有翼的金棒,有翼的帽子,以及有翼的皮草鞋.一看到他,柏萨斯心中顿时充满希望.因为他知道,那不是别人,一定是幸福的引导者和施与者汉密斯.这个容光焕发的人告诉他,在他攻击密图莎之前,必须有妥善的装备,而他所须的东西,在北方女神的手里.要找这些女神的住处,必须先到灰衣妇人处,她是惟一能告诉途径的人.

这些灰衣妇人住在一处暮色弥漫的幽黯地方.那里从来没有阳光照射,连月光也没有,在这灰黯的地方,这三个妇人住着,她们都身着灰衣,且显得相当老遇衰弱.事实上,她们是一群怪物,最怪的是她们只有一颗眼睛,她们轮流使用眼睛已习以为常,每一个人都能把眼睛从额上移下,当一个要有眼睛,或把眼睛移给别人时,都要隔一阵子.汉密斯告诉柏萨斯上述的情形以后,他又把他的计划说出来.他要亲领柏萨斯到这些妇人的地方,一到那里,柏萨斯要躲起来,直到看见她们之一由额上拿下眼睛,传给别人.

这时,她们三人都看不见,他立刻冲上前,把那颗眼眼抢走,直到逼她们说出如何到达北方女神处,否则就拒绝还她们眼睛.汉密斯说,他本人愿给他一把剑,去攻击密图莎———无论高更的鳞甲如何坚硬,都无法使剑弯损或断裂.无疑的,这是一件惊奇的礼物,但是,在进入攻击的距离前,受到攻击的怪物,可能已使持剑者变成石头,那么,这把剑又如何发挥功用呢?幸亏另外一位伟大的神就要来帮助了.巴拉斯雅典娜站在柏萨斯的身旁,她取下护在胸前的铜盾,交给柏萨斯,“当你攻击高更时,看着这盾牌,她说:“你就能够像在镜里看她一样,如此即可避”免她致命的魔力.”

事实上,这时柏萨斯有再期待的好理由.前往幽黯地域的旅程非常遥远,需要跨过奥仙河及大海,一直到达希姆利安人住的黑暗国度底边缘,但汉密斯是他的向导,使他能不致于迷路.最后,他们找到灰衣妇人,她们像灰鸟一般注视着摇曳的灯,她们的外形像天鹅,然而,却有人头,翼下有手和臂膀.柏萨斯照汉密斯的吩咐隐藏起来,直到她们之一由额头取下眼睛.就在她要传给她的姐妹时.他由她手中取走眼睛.

隔了好一会儿,这三人才发现她们的眼睛丢了,每一个人都以为是其他两人之一拿走的,但柏萨斯开口了,告诉她们是他夺走,只要她们告诉他如何找到北方女神,便把眼睛还给她们.她们立刻把详细的方位告诉他.为了取回眼睛,她们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他把眼睛还给她们,然后照着她们所指的方向前进.虽然他不知道,但他仍要受在北风后面的北国极乐世界的人限制,据说没有人能从水上或陆上找到前往北国人聚居地的奇异路径.但柏萨斯有汉密斯跟着,因此,此路为他而开,顺利地抵达人民时常沉酣于狂欢宴饮的北国乐土.

北国人对他非常仁慈;他们邀请他参与宴会,那群伴着笛声和七丝琴而舞的少女,替他取来他找寻的东西.这些东西共有三样:有翼的皮草鞋,一个任何东西放入都适合的皮囊,和最重要的,能使戴上它而隐形的帽子.有了这三样东西,加上雅典娜的盾牌和汉密斯的剑,柏萨斯准备前去杀死高更.汉密斯知道高更的行止,于是他们两人离开乐土,飞过奥仙河和大海,来到可怕的高更姐妹的岛.非常幸运地,当柏萨斯发现高更时,她们都在熟睡中.在明亮的盾牌变成的镜中,他能清晰地看到他们,长着巨大的翼,全身布满金鳞,头发缠绕着蠕动的蛇.

此时,雅典娜和汉密斯在他的背后,他们告诉柏萨斯,哪一个是密图莎.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密图莎是三人中惟一能杀的,其余的两个是长生不死的.柏萨斯穿着有翼的皮草鞋在她们头上盘桓,然而,他只能在盾中凝视.然后,他对准密图莎的咽喉,猛刺过去,雅典娜引导他的手,他只挥动一下剑,便刺穿她的颈子,他的眼睛仍凝视着盾牌,连一眼也不瞥她.他俯冲而下,取走她的头,迅速装入皮囊中,皮囊将头颅包住,他已不再怕她了.但是另外两个高更醒来,看到妹妹被杀,感到恐怖,想要找寻凶手.柏萨斯却很安全,因为他戴上隐形帽,他们无法找到他.

因此,黛尼伊美发的儿子柏萨斯,穿着有翼的皮草鞋飞离海上逃走,迅速有如飞驰.银色的皮囊中,装着奇异的东西———怪物的头颅,同时,美雅的儿子,宙斯的使者汉密斯,曾经伴随着他.”在回家途中,他前往埃索匹亚,在那里停留.此时,汉密斯已离他而去.柏萨斯的发现就像赫邱利斯后来的发现一样,一位可爱的少女被弃置以供奉可怕的海怪,她的名叫安度美达,是一位爱慕虚荣的妇女的女儿,“那个美艳的埃索匹亚皇后,由于她的美丽所受的赞誉超迈海神,而触怒女海神的权力.”她夸耀她比海神尼雷语斯的女儿更美丽.在那个时代,绝对会为某人带来悲惨命运的方法,就是宣称有任何优于神的东西,然而,人们却不断地如此做.在这种情形下,众神对于自我炫耀的惩罚,并不是加于安度美达的母亲加希奥匹亚皇后的身上,却加于她女儿.
不少的埃索匹亚人已被海怪吞食,神谕指示,只要把安度美达交出,他们就能免于浩劫.于是,他们便逼迫她的父亲西弗语斯将她献出.当柏萨斯抵达时,少女已被捆在海边的岩石上,等待妖怪的到来.柏萨斯对她一见钟情,他就留在少女的身边,等到大蛇来找牺牲物,然后,他像斩高更似的,砍去大蛇的头,无头的蛇身掉回水中.柏萨斯带着安度美达交给她的双亲,并且向她求婚,她的双亲欣然地答应了.

柏萨斯带着妻子乘船回到岛上和母亲那里.可是在他曾长期住过的家里,却连个人影也没有.渔夫狄克提斯的太太早已去世,而另外两个人———黛尼伊和像柏萨斯的父亲一样的渔夫,为了避免波力戴克第斯,已经逃走,波力戴克第斯为黛尼伊拒绝嫁给他而大为震怒.有人告诉柏萨斯,他们在一间庙宇避难.他又获悉波力戴克第斯正在宫廷里召开会议,所有拥护他的人都聚在那里,柏萨斯立刻知道有了机会,他直接来到宫廷,进入殿堂.当他站在殿门时,雅典娜的盾牌在他胸前闪耀,银色的皮囊在他的身旁,他凝视殿里的所有人,然后,在那些人将视线转移前,举起高更的头,就在这一见之下,国王和他那些谄谀的臣子顿时变成石头.

他们坐在那里成为一列石像,每一具冻僵的石像还保持着他先前看到柏萨斯的姿态.当岛民知道他们已脱离暴君而自由时,柏萨斯找寻黛尼伊和狄克提斯便轻而易举.他立狄克提斯为岛上的国王,而他和母亲决定带着安度美达回到希腊,试图重归阿克利西厄斯,自从他把他们放在箱子里已隔许多年,看看他是否心地已软化,而乐于收容他的女儿和孙儿.然而,当他们抵达阿古斯时,发现阿克利西厄斯已被驱逐出境,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

就在他们回国后不久,柏萨斯听说北方的拉里沙国王举行一次体育竞赛,于是他就前去参加.轮到他掷铁饼时,他将沉重的铁饼用力一掷,铁饼却转变方向,落在观众席上.阿克利西厄斯来访问国王,正好在那里参观,铁饼就打在他的头上,这是致命的一击,他顿时一命呜呼.因此,阿波罗的旨谕,再度被证实为真实.柏萨斯纵使感到悲伤,不过至少他知道他的祖父曾想尽方法,来杀害他和他的母亲,由于他的死,他和母亲的灾厄已过去.此后,柏萨斯和安度美达快乐地过日,他们的儿子伊列克特利昂,就是赫邱利斯的祖父.密图莎的头颅被送给雅典娜,她把它装在宙斯的盾牌上,这个盾牌是她为他携带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