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镜子打败敌人

  • A+
所属分类:战争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凭借镜子打败敌人的故事十分的经典,下面给大家讲讲。

大唐贞元年间,统领武宁、宁国和镇海三座藩镇的李希烈自立为王。唐德宗皇帝震怒之下,责令左金吾将军浑翼率领五万铁甲兵,平乱剿叛。浑翼命自己的儿子浑天成为先锋官,浑天成领着两万唐军,沿着长江北岸急行千里,一直来到了武宁城下。

武宁城城高三丈,城墙全部是用九凉山坚硬的青石彻成,而城下的护城河就是汹涌的九凉江,江水在城门口一分为二,就似两条手臂般将整座武宁城牢牢地抱在怀中。

想要攻下武宁城,必须越过九凉江,可是剿乱平叛的唐军却没有船只。武宁城城门口有一座高有五丈的吊桥,叛军就是凭着这座吊桥,在九凉江上自由往来。

浑天成勒马立在江畔,他看了半天,也是没有找到渡过护城河的办法,浑天成转头命令先锋营的将士,觅个高地安营扎寨。

唐军扎下营寨,浑天成的屁股刚刚坐到了椅子里,他的副将吕然就走了进来,吕然足智多谋,他原本是长安工部器造司的侍造,极善于制作攻城器具。浑翼征讨李希烈,他就朝当今天子要来了吕然,并把吕然派到了浑天成的身边,当上了浑天成的副将。吕然办事不紧不慢,他和鲁莽的浑天成可不是一路人。

吕然用手一指几十里外的九凉山,说道:“九凉江发源九凉山,我已经到九凉山看过,我要堵住九凉江的源头,来个水淹武宁城!”

浑天成狐疑地问道:“这个办法成吗?”

吕然说道:“一定成!”

吕然说干就干,他指挥着两千名唐军搬树运石,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塞住了九凉江源头的山谷口,三天后,山谷中的蓄水已经深有五丈了。吕然命令唐军用长长的钩镰枪,扒开谷口前的水坝,满谷的冰水就好像是千万头凶恶的怪兽,冲着武宁城的方向便直冲了过去!

武宁城城高关险,洪水纵然凶猛,也是难损大城的筋骨。可是滚滚而至的水流,却冲毁了江岸,九凉江临时改道,竟从武宁关的一侧直冲了过去。由于江水分流改道,武宁关前的护城河水位急剧下降,目前只有三尺深了。

浑天成领着唐军趟过了三尺深的护城河河水,然后竖起云梯,开始攻取武宁城。

武宁城的守将命令叛军拼命地放箭,眼看着攻城的唐军成片的倒下,浑天成横枪立马,气得“嗷嗷”大叫。

负责放水的吕然纵马也赶了过来,浑天成一见吕然,叫道:“吕将军,快帮我想个攻城的办法!”吕然用手一指关前那五六丈长的吊桥说道:“反推吊桥,将其搭到城楼上!”

几百名唐军答应一声,钻到了吊桥的底下,他们用力一推,就听“喳喳”的一阵响,吊桥来了一个大翻身“咣”的一声,反搭到了武宁城的城楼上。

吕然指着那个桥底朝天的吊桥,叫道:“浑将军,现在就看你的了!”

浑天成带马跑出五丈远,然后一带青璁马的马缰绳,他坐下的青璁马鬃毛四竖,青电一样,沿着陡峭的吊桥直冲到了城上。

武宁关的守将当时就吓傻了,他还没等指挥手下箭射浑天成。浑天成手中的铁枪一挥“咔嚓”一声,叛军的旗杆被拦腰砸为两段。

城下的唐军看着浑天成立马城楼,枪毁旗杆,立刻爆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半个时辰后,武宁关就成了唐军的天下。

二:兵败宁国关

浑天成以牺牲了几百名唐兵的代价,便攻下了武宁城,这可真是大功一件啊。可是他领兵来到宁国城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

宁国城是个大城,论规模可是武宁城的几倍。该城背靠长江,城中的守将就是朱晏。朱晏可是李希烈帐中有名的老狐狸,他不管浑天成怎么在关前叫骂,就是坚守不出。

吕然这几天可没闲着,他沿江收罗,征调了30多条渔船。然后领着500名唐军,每日坐在小渔船上,就在宁国城靠江的水门附近进行操练,朱晏的儿子朱升看着来气,他瞒着父亲,偷偷打开水门,然后领着3艘艨艟战船,冲着唐军的30多艘小木船就杀了过去。

唐军的小渔船哪是朱升的对手,随着五六条小渔船被战船撞翻。吕然急忙一摆令旗,剩下的20多艘小渔船直往九凉江中退去。

朱升指着九凉江叫道:“追,一定不能叫唐军的小渔船逃走!”

朱升的三艘艨艟战船沿着九凉江逆流而上,眼看着就要追上唐军的小渔船了,没想到冲在前面的战船忽然停在江心不动了,朱升趴在船帮上一看,原来江水中竟横着两条粗粗的铁链,这两条粗若人臂的大铁链,一前一后,已经将宁国城的3艘大船困在了九凉江中!

唐军的将士手拉铁链,困住了宁国城的三条大船。半个时辰后,吕然就领人杀上了叛军的大船,朱升也就成了唐军的俘虏。

就在当天下午,浑天成和吕然身穿叛军的衣服,然后押着朱升,三艘战船直奔宁国城而去。吕然用匕首顶在了朱升的后背,他利用朱升,果然很顺利地诈开了宁国城的水门。三条艨艟战船驶进水门,一直来到了宁国城的内湖中。

朱晏领着十几个随从,气呼呼地站在内湖的码头旁,他正等着向儿子朱升兴师问罪呢!

朱升站在船头,他一见父亲朱晏立在岸上,便再也不顾吕然顶在他后背上的刀子了,他大叫一声道:“爹,这船上都是唐军,你快逃啊!”

朱晏还没等明白过来,浑天成用铁枪一点船头,人在虚空中“嗖”的一声,鸟儿似的飞越五丈,跳到了码头上,他手中的铁枪“噗嗤”一声,将正要逃跑的朱晏扎了一个透心凉。

朱晏一死,宁国城中群龙无首,立刻大乱,浑翼一鼓作气,轻取宁国城。

朱晏手下的余党抢来内湖中的三艘战船,然后打开水门,沿着长江直向李希烈的镇海关逃去。内湖中剩下的五艘战船就都归了唐军。

吕然本想不追,可是浑天成非要夺下这几艘逃跑战船不可——长江水势,快如奔马,不知不觉中,浑天成率领着七八艘战船已经追出了30里,眼看着就要追上那三艘逃跑的战船了,就见前面的江水一阵鼓响,冲出了20几艘艨艟战船,看旗号竟是李希烈的水军!

吕然一见不好,急忙叫水手们转舵撤退,唐军的战船刚刚回航,就见李希烈水军的船头上竟“忽忽”地飞起了一块块的石头,几百斤重的石块冰雹一样从天而降,只砸得船上的唐军连声惨叫,一个个直往船舱里逃。

原来李希烈水军战船的船头,都装有投石机,浑天成纵然武功高超,可是面对从天而降的巨石,也是只有躲避的份了。

一场水战,唐军损失了一千多人。

浑天成刚刚缴获了七八条艨艟战船,可是战船在长江中转了一圈,就被石块砸得面目全非了。看着垂头丧气的浑天成,浑翼呵呵笑道:“这回你小子知道李希烈的厉害了吧!”

吕然说道:“大帅,战胜李希烈的水军,我还真有一件绝妙的武器!”

三:神镜破敌军

一转眼,已经到了5月底。浑天成的战船都已经修好,他找来工匠,在船头上也都装上了投石机。可是吕然的秘密武器却还没研制出来。

这天一大早,吕然领人来到了宁国城的内湖边,他用十几辆马车,拉来了300多个装满桐油的木桶。

看着这些圆滚滚的木桶被分别装到了战船上,浑天成纳闷地问道:“吕然,难道这些桐油木桶就是你的秘密武器?”

吕然说道:“这个当然不是秘密武器,我的秘密武器还没最后做完呢!”

浑天成经过两个月的操练,唐军水师的战斗力已大大增强。眼看着一天热似一天,长江流域最热的伏天已经来临了。李希烈这天的一大早,亲自领着水军沿江而上,然后将战船一字排开,停在了宁国城的水门外。叛军们站在船头,扯开嗓门,大声咒骂,对唐军进行疯狂的挑衅。

浑天成坐在战船的船舱中,他听着城外的骂战声,只气得七窍生烟。吕然可不生气,他正领着手下,往战船上搬运一个个扁扁的木箱子呢。每一条战船上,都被他放了三只木箱子,浑天成看着木箱子上的铜锁,他纳闷地说道:“吕将军,这里面就是你的秘密武器?”

浑天成点了点头,说道:“浑将军,吕某的秘密武器终于研制成功,现在我们可以迎战李希烈的水军了!”

浑天成一听,乐得他差点跳了起来,他一声令下,打开了宁国城的水门,随着水门被打开,唐军的8艘艨艟战船直向李希烈的水军杀了过去。

李希烈站在帅船上,他一见浑天成领着水军杀了出来,不由得心中大喜,李希烈手挥宝剑叫道:“杀!”

李希烈水军的投石机开始对着唐军投掷石块。可是唐军投掷的并不是石块,而是装满桐油的木桶,随着木桶被投到了叛军的船上,怪味刺鼻的桐油流满了叛军的船舱。

李希烈一见唐军投掷的竟是桐油,他心中暗叫不好,吼道:“立刻撤退,小心唐军的火箭!”

李希烈的水军还没等撤退,吕然训练出来的军士已经打开了各自船上的木箱子,木箱子里竟是一个个亮光闪闪的银镜子,三尺见方的银镜子就是吕然新造的秘密武器,这武器的名字就叫——烈焰神镜

烈焰神镜迎着火辣辣的阳光调整好角度,30几道炽白的光线一经重叠到叛军的战船上,叛军战船上的桐油立时着火,李希烈一见战船着火,他挥舞着宝剑疯狂地叫道:“撤,快撤!”

吕然手拿令旗,令旗的旗尖一指帅船上的李希烈,30几面烈焰神镜的镜光调转,一起照到了李希烈的身上,李希烈身上的战袍“呼”的一声,烧了起来。随着李希烈身上着火,这个包藏祸心的家伙被烧得惨嚎鬼叫,最后,身子一歪“咕咚”一声,掉落到了长江江水中。

李希烈水军的敌船大多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没有着火的战船掉头便逃。看着叛军狼狈的样子,浑天成“咚”地在吕然的胸口上捣了一拳,他叫道:“好,烧得太好了!”

浑翼手扶垛口,他站在宁国城的城头看着唐军的战船追歼着残敌,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口中念道——将军挥旄出长安,寒江逐鹿火殇篇;敢告宁国横槊日,镇海弹铗奏捷旋!”

李希烈授首,三藩的叛军以定,相信不久后,他就能胜利班师回朝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